已停止产出,所以别关注啦w
置顶有文章整理(灬ºωº灬)

【髭膝】膝丸变成膝宝宝那些事

这是一篇弟弟变成婴儿的故事,短篇

一如往常的OOC提醒o(* ̄▽ ̄*)o

小学级文笔_(:зゝ∠)_

我个人认为呢,弟弟是容易害羞类型,哥哥天然黑所以.....其实并不怎么像QAQ

私设如山,之后会有其他cp出现ヾ(o◕∀◕)ノヾ

后物,隐藏明萤友情打酱油,物吉快来我家TAT

“”对话

【】内心

 

=============话唠结束====================

“因时空细缝出现病毒,暂时待命按兵不动,以策安全。所以呢,今天的出阵取消。”

血岚今早天未亮就被狐之助吵醒。在一巴piak飞狐之助的同时一封印着政府标志的信落到枕边。反正都被吵醒了,血岚就干脆起身收拾收拾,将信简略看了篇才得知今天不宜出阵,便找来了目前一队队员(所幸都是早醒派的)告知政府的意思。


“那么物吉呢!大将不能在拖了!”一队队长后藤为了媳妇,自然是反应最大的那个,一时没注意音量就喊了出来。

“小声点后藤。今天出阵也未必能把物吉带回来,你有那个肯定?”血岚空出一手做了个降低声量的手势,视线依旧留在手上的报告,脑内飞快点算损失以及日后安排。

“唔……但是…物吉一个人很寂寞啊……”逐渐失落的后藤闷闷的回应着,希望血岚能改变主意。

“……你们认为呢?”最终血岚还是动摇了,将报告放下,扁头望着其余五把刀。

“怎样都可以哦。”髭切笑着说道,站在旁边的膝丸就不淡定了“兄长?!那可是存在着未知数对吧?这样贸然……”

“我会让你们都带着御守以防万一。”

“膝丸殿,没事的~”萤丸抱着大太刀蹲在外廊,似乎对外头刚冒出来的花很感兴趣。“等一个人的思念可是很缠人的,你说是吧?”

“……”他等着兄长来接他的感受也是不好过….膝丸往这里想了会,最终点了点头。“既然兄长都这么说了….”

“好孩子。”髭切伸手揉乱膝丸的发,随后便招到膝丸无奈的抱怨声。

“那,准备一下吧,等下就可以出发了。后藤记得,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回来,不要恋战,明白吗?”血岚将六块御守分了下去,叮嘱几句之后就让他们下去准备准备了。

 

 

“主上,出阵队伍回来了!”

“走吧,去迎接他们。”

这次出阵什么事也没发生,依旧没找到物吉,全员平安。劝告后藤冷静,再三确保他们都没什么不适血岚才放过他们。


晚上,源氏兄弟房里,

【白天出阵的时候….打到我的光….究竟是什么?】膝丸盘坐在刚刚铺好的床褥上回忆着。

其实白天的出阵并不是后藤说的那么顺利,路途中他们遇到了检非使,正当膝丸准备把最后的首级砍下的时候,敌军猛地挣扎,最后像自爆一样炸开,炸开的瞬间一束蓝光打到了他。但似乎没什么是发生或感到不适,所以他就让后藤接着走了。

“丸…呆丸……弟弟…”

“啊,兄长?”膝丸回神过来,一转头就看到髭切放大的脸,瞬间原本偏白的脸添上了谈谈的红。

“在想什么,走神了哦”髭切轻笑出声,丝毫没注意到自己与膝丸的差距是多么近。

“没…没什么……”脸有着越来越红的赶脚,膝丸微微向后退了些,一手轻轻推开髭切。“很晚了…请兄长快歇息…..”

“嗯~确实很晚了,睡吧~”髭切点点头,笑着环抱膝丸的腰一同倒进床褥里。“哎哎?!兄长——”想转头但转不了。

“晚安,膝宝宝~”髭切在膝丸耳边低语,满意看到耳尖通红后,伸手灭了油灯

“真是的……我的名字是膝丸…….”来自双手捂脸,小声发出声音的膝丸。

 

夜,依旧美好。

  

隔天早上,髭切模糊中感到怀中体温偏低的温度不见了便醒过来看个究竟,不看还好,一看就不得了。原本应该躺在他怀里的膝丸不见了,取代的是被膝丸的浴衣盖着的婴儿。那头发神像自己弟弟的婴儿像是感受到了髭切的视线一般睁开了双眼。

水气裏着蜜糖色的眼睛正透露着浓浓倦意,kira kira眨了两下。

 

【这下可真是真的变成膝宝宝了呢……】

 

TBC

==========================================

下一次更新不知道在何年何月ヾ(o◕∀◕)ノヾ~~~

还在考试的狗虐不起_(:зゝ∠)_所以嘤嘤嘤......

评论(5)
热度(64)

© 逗比的小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