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停止产出,所以别关注啦w
置顶有文章整理(灬ºωº灬)

【髭膝】膝丸变成膝宝宝那些事 (2)

补发。

OOC有

感谢上篇有位好人抓bug(๑ŐдŐ)b(E3没有城管,E2有而已)

画风逐渐往欢脱走去

有逗比婶婶,不喜误入

膝宝宝各种萌⁄(⁄ ⁄•⁄ω⁄•⁄ ⁄)⁄有两张图但是忘了是哪里收的,没要到作者的授权所以不敢放

然而我还是没有物吉(´Д`)

“”对话

【】内心想法

嗯,没什么要讲的了w放文!

==================话唠结束╰( ̄▽ ̄)╭========================


【这下可真是真的变成膝宝宝了呢……】


髭切懵了几秒后无奈想到,嘴角不自觉勾起微微的弧度。可他还没感叹完,支撑上半身的左手就被暖乎乎的东西抱着,扁头看过去膝宝宝拖过浴衣抱着他的手臂再次睡着了。

“……丫丫,这下该怎么办好呢~”这样可爱的行为让髭切哭笑不得。尝试摆脱,但膝宝宝抱得紧,髭切只好用另一只手将膝宝宝捞到怀里想尽办法才将手抽出。

轻轻把膝宝宝放回暖窝里,然后将被冷落一晚,原本是自己该躺的床褥折好收起,就起身去梳洗了。

“呜……”等髭切回来,就看到膝宝宝缩在床褥上哭,这千年刀瞬间就慌了神,连忙放下手边的东西,凑到膝宝宝身边探个究竟。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连同浴衣一起生疏抱起膝宝宝,但自己不懂得如何哄婴儿开心只好僵在那里,好在被髭切抱起来后的膝宝宝就只是埋在髭切的脖子边闷闷哼哼抽泣,像是拿回玩具后的反应。

“啊啦,因为一个人所以在害怕吗?”心里开始乐滋滋的髭切摸了摸膝宝宝的头发,边整理宝宝身上唯一的掩盖物边走出房间,这件事还是需要和審神者报告,毕竟弟弟忽然变小可不是好事吶。

 

 審神者房内——

“什么?!膝丸变成婴儿了?!怎么会这样?还有为什么眼睛那么肿...。”正享用早点的血岚惊讶得筷子都离手,但她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而是在髭切……怀里睡着的膝宝宝身上。

“说来话长,弟弟能恢复吗?”髭切坐到血岚左上边,睡梦里的膝宝宝环在他脖子上的手一点都不想放下。

“我也要知道原因才能对症下药啊…….你们昨天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瞒着我?”血岚·真·萌物控开始在髭切的注目下伸手各种骚扰膝宝宝。

“昨天遇到检非使……主上,能否把您的手移开。”髭切笑着说,周围温度似乎隐隐约约降低了不少。

“咳,戳一下也不让么……我是说搜索图没有检非使,估计是从时空细缝跑来的……”血岚思考了会“然后呢?”

“弟弟被一束光打中,但是未感觉任何不适所以大队接着走了。”

“……说到底你们又不听我的话了对吧。”刀男们各种任性,不对,是太有个性,婶婶该怎么办,在线等,急,真的很急!

“那种事怎么可能呢,主上。”髭切轻笑了声,低头捏了捏膝宝宝的脸颊。

“唔……”膝宝宝动了动,微微转头就是一咬。

“......。”——by 受害者髭切的抽气声

“噗嗤。”—— by 幸灾乐祸的血岚

被髭切这么一弄膝宝宝也醒了,吧嗒着水汪汪的眼这瞧瞧那瞧瞧,最终锁定在血岚身上。

“……膝丸?”被盯到发毛的血岚弱弱喊着,听到自己名字,膝宝宝张着嘴露出虎牙,像是要说些什么,但迟迟没发出声音。

“……QAQ”备受打击的膝宝宝胡乱挥舞着双手,但髭切和血岚都一副不明所以的望着他。

“……现在的膝丸意识也变成宝宝了吗?”放弃从膝宝宝的动作看出什么的血岚转而询问从头抱着膝宝宝不撒手的髭切。

“不清楚,从起床那刻开始他都在睡觉。”髭切摇了摇头。怀里的膝宝宝急了,一手胡抓着髭切的衬衫,一手指着血岚,抬头对着他开关着嘴。“啊…纳….”

“髭切我劝你另一只手扶着他的背,不然会跌下去的…..”依旧不明白的血岚一脸无语提醒着髭切抱好膝宝宝。 “主上,我想弟弟是饿了。” 髭切扶好后顺着膝宝宝小手看去发现膝宝宝并非指着血岚而是指着桌上的饭菜,显然是要吃东西。

那么问题来了,大约1岁半的膝宝宝能吃这些东西吗?

依旧是学生狗的血岚表示不造。((百度啊笨

“检查看看膝宝宝牙长齐了没有?”血岚强制将膝宝宝抱过来,并按着他不让他够到桌上的东西。髭切将手套脱去,一手按着膝宝宝的下巴让他张开嘴巴,另一手伸了食指和中指进去摸索。

“唔嗯…啊…啊….”血岚抱着自己的那一刻起,膝宝宝便感觉气氛不对开始挣扎想合上嘴巴,然而血岚和髭切稳稳按着,让他感到委屈了,于是泪水渐渐占满了眼眶,身体更是扭来扭去不肯配合。

【卧槽…….满满的罪恶感啊好像在欺负小孩…….】血岚内心小人各种扶额面壁想道。

【舌头好软呢,小虎牙也好可爱……】重点不对的髭切想道。

“快点,他快哭了——”

“都长齐了。”髭切收回手,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了擦手再拿另一张帮膝宝宝擦嘴。

 “呜呜…..呜……。”

血岚将已经落泪的膝宝宝塞回髭切的怀中,面着桌面在欺负宝宝的罪恶感中不断抱歉……理应如此,但还没将膝宝宝塞给髭切——

和门就被猛地拉开,然后逆着光的光忠看到了犯罪现场(血岚大腿上有个神似膝丸的婴儿,婴儿只裏着过大的浴衣可怜楚楚哭着,一边的髭切手上拿着可疑的纸巾,手还来不及收回)。

“主上,你们在做什么。”

“……”有理也说不清。

 

——————————————————————————

“膝丸变成婴儿?”光忠围着围裙,一手拿着勺子转过半身疑惑的看着齐齐跪坐在矮桌边的血岚和髭切。

“然后啊我们就检查看看他长了多少牙啊……不然怎能放心给他吃……”血岚默默将整件事解释清楚,眼睛视线一直移来移去就是不看光忠。

这个点还算早,大多数早起的刃也是梳洗中,所以饭堂绝不会有他人到来,担心因膝宝宝而引起骚动问题暂时被抛之脑后。髭切一如往常静坐在一边。膝宝宝坐在矮桌上,眼睛还红红的。

“婴儿只能吃流食,主上你该不会不知道吧?”光忠转回去用勺子搅了搅煲里的汤,用无奈的语气说道。

“……”血岚望着光忠的背影默一脸“不知道——我生物学不及格的!”

“……”开始想放弃和自家主上谈话的光忠盛了一点汤到小碟“主上有适合膝丸穿的衣服?”尝了尝汤的味道。

“我记得家里有,等下我回去一趟把东西带回来吧。在那之前!光忠,膝宝宝的牛奶热好了吗?”

“好了哟,小心烫。”光忠放下勺子,将热好的牛奶装进杯子,拿了个汤匙一起放在膝宝宝坐着的矮桌上。


三个没照顾过宝宝的人,你觉得能好好的喂饱膝宝宝吗?不可能。


“啊——乖,膝宝宝张口~”血岚将一小匙的牛奶吹凉后放到膝宝宝的嘴边,膝宝宝也许是饿坏了,听话张开口。

连续下来都很顺利喂进去了,牛奶被消灭得很慢,轮到第7口的时候,膝宝宝不张嘴了。

“……怎么了嘛?”膝宝宝抿嘴,伸出小手指指向髭切。

“……”血岚·败。默默将汤匙和杯子递给髭切,血岚窝囊废的滚到角落种蘑菇。

光忠:【主上,威严呢?】

还要问的吗,当然是被吃掉了。


髭切学着血岚吹凉牛奶,笨手笨脚喂了一大汤匙进去。“唔….咳咳…咳”来不及咽下去的膝宝宝嘴角流下许多牛奶,还差点就呛着了。

“髭切殿分量太多了啊,膝丸会呛着的!”光忠连忙去拿手巾,替膝宝宝整理干净,髭切歪了歪头,“不是这样吗?”语毕还苦恼的看着脸红扑扑的膝宝宝。

膝宝宝倒是没什么,眨了眨焦糖色的眼喊着“呀~(要~)”向髭切的方向爬去,伸出一只手想要将装着牛奶的杯子抓过来,髭切来不及将杯子移开,杯子就被够到杯口,四分之一的牛奶洒了一地。光忠眼明手快在膝宝宝遭殃之前将他抱走,髭切则是稳了稳杯子。

“啊,这下糟糕了呢……”

“……这周打扫卫生的是小俱利酱。”光忠扶额不忍道,但愿大俱利不会追着他们整个本丸跑。

“真的很糟糕。”髭切一脸淡(dai)定(meng)望着一滩牛奶,想着要怎么逃跑才行。

“还不收拾!!等下大俱利过来就完蛋了啊啊啊啊啊——”原本在种蘑菇的血岚一听到水倒翻的声音,便立马凑过来瞧瞧然后又飞奔到厨房一手拿抹布一手水桶跑回来。


之后饭堂就传出各种審神者的鬼叫声、髭切的笑声和跌跌撞撞的谜之声音。


角落里被遗忘的膝宝宝抱着有自己一半大的杯子,小口小口喝着牛奶,时不时停下来往吵闹的那一头投去疑惑的目光。消灭了半杯牛奶,嘴周围沾着奶沫的膝宝宝打了个嗝,高兴得开花似的笑出声。


之后没被大俱利追着跑还真是 可惜呢 可喜可贺。


TBC

======================================

脑补脑补膝宝宝就觉得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犯罪!!!∑q|゚Д゚|p

接下来就是哥哥带膝宝宝记又名膝宝宝冒险记((bu

评论(8)
热度(61)

© 逗比的小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