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停止产出,所以别关注啦w
置顶有文章整理(灬ºωº灬)

【髭膝】膝丸变成膝宝宝那些事(3)

OOC,OOC,OOC 

有原创婶婶,不喜误入

这章完全是赶出来的_(:зゝ∠)_

最后一章,中间的分段可以当小段子来看ヾ(o◕∀◕)ノヾ

锻数珠丸什么的好心累我需要膝宝宝的治愈!!

我是结尾废所以QAQ......

我觉得嘛哥哥还是宠溺的好o(* ̄▽ ̄*)o当然了,黑了也是最棒的!

谢谢那些喜欢这系列的人!ლ(°◕‵ƹ′◕ლ)


=========================================


经过一系列膝宝宝被刀男们各种‘虐待’……别想太多!这里的虐待是指被抱来抱去啊因为脸颊太软了所以被拉啊哭着要髭切但是依旧被短刀们围在中间毛手毛脚啊血岚带回来的婴儿衣物全被试了篇什么的,三日月还差点把膝宝宝给摔了….我发誓髭切没生气,嗯,只是笑得比平常更冷而已


血岚:(。_。) 髭切啊主上错了主上不该让他们骚扰膝宝宝所以能不再看着我了吗


本想着让有经♂验的刀暂时带着膝宝宝,但膝宝宝不肯啊!非髭切不可,要不就一哭二闹三拆房!所以带婴儿这事还是落到了髭切身上了。

“嗯,可以哦。”当时髭切是这么回答来着。

血岚已经向狐之助说明了状况,虽然避免不了被狐之助唠叨几句,但还是得到答复说几天后上头会给个交代,这让血岚本身以及髭切松了口气。


目前身为本丸吉祥物的膝宝宝被他哥带着的时候都发生了啥?


(一)


这是膝丸变成膝宝宝当晚的事情,新上任的准保姆髭切怀里坐着一只小宝宝,自己则是在享受安静时光,他没注意到的是怀里的宝宝并不是很舒服的鼓着嘴巴。

婴儿嘛,长牙了自然不舒服,虽然膝宝宝牙都长齐了但还是会痒痒的。

很残念的就是,血岚没告诉髭切说要注意膝宝宝,他会乱咬东西。

于是膝宝宝就站在兄长的腿上,很努力的爬啊爬,成功爬到髭切的肩膀。(当然了全程髭切都是处处小心不让他摔下来。)

然后呢?

膝宝宝在他兄长的左脸颊上咬出一个牙印。

科科,就只因为这牙印,髭切被本丸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刀们用意义不明的眼神洗礼了篇。

谁的锅?

膝宝宝:(○` 3′○)

血岚:…… 好吧,我的锅QAQ

 

(二)


那时膝宝宝穿着和他头发一样颜色的连体衣,怀里抱着血岚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髭切摸样的娃娃,身旁左一个今剑右一个逗比血岚,两者都在教着他说话。

“姐——姐——”血岚指着自己拉长音调说。

“吶 (。⌒∇⌒)”怎么都不肯好好说的膝宝宝歪头乱回应着。

“薄绿,喊今剑的话这就给你哦!”小天狗今剑也不输血岚,摇晃着手上从厨房偷出来的棒棒糖诱惑着。“呀啊……”膝宝宝的眼kirakira闪了闪,一手向今剑手里的糖伸去,手未到糖就被伸到更远的地方使他够不到。

“今剑你怎么可以这样!”

“主公大人您不也一样!”今剑指着血岚身边的奶瓶。“狡猾!”

“……啊哈哈哈哈,膝宝宝快喊一声姐姐来听听ヽ(•ω•ゞ)”

“不要!喊今剑!”

“姐姐!”

……

“啊啦,原来在这里么。”髭切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左手拿着膝宝宝的衣物,看起来是到膝宝宝洗白白的时间了。“快过来吧,弟弟?”髭切跪在门口边,将东西放在一旁,朝着膝宝宝伸出双手。膝宝宝也不管手上的娃娃和糖了立刻站起身摇摇晃晃朝自家哥哥投怀送抱去还咬字清楚软气十足的喊着“阿——尼——酱——!”

血岚&今剑:……

“真乖,我们去洗澡吧?”在膝宝宝跌倒前接着他的髭切亲了亲膝宝宝的脸颊,惹得他一直咯咯笑,顺带获得髭切专属的膝宝宝香吻一枚。“就当你说好了。”说罢一手抱着膝宝宝一手拿起衣物就走了,剩下屋内的今剑和血岚在风中凌乱。

看来是髭切赢了呢( ゚∀゚)ノ♡

今剑&血岚:闭嘴(ノ`Д)ノ

 

(三)


髭切不在。

和莺丸石切丸一期去万屋采购了。

最开心的所属谁?

还用问吗!!莫过于是短刀们和血岚了ヽ(✿゚▽゚)ノ

你要知道啊髭切自从膝丸变成膝宝宝后就变成了护弟狂魔简直能和一期那些弟控比了啊!……哦可能比弟控还恐怖。每天想抱膝宝宝还是什么的都要承受护弟狂魔投射过来的冷视线和明明在黑化了却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即使已经换上了夏天的景趣依旧觉得冷啊斯〒▽〒

咳,说回正经的,膝宝宝人呢?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由短刀们与血岚的友情演出的蜜汁尖叫。

“这下髭切殿会折断我们的QAQ”

“呜呜QAQ”

“大将这下该怎么办……”

“快!!都给老娘找膝宝宝!!!一定要在髭切回来前找到!!!”急急忙忙让内番的有工作做的都停手去找目前连意识也变成婴儿的膝丸,还派了近待刀青江去拖延采购队伍。

整个本丸煞是壮观。

与此同时的膝宝宝,正缩在髭切收床褥的柜子里睡得香呢。


——


“居然在这种地方睡觉吶。”完全知晓弟弟去向的髭切打开柜子,让一些光照了进去。

“唔…阿尼酱…?”被光照到的膝宝宝揉着左眼微眯着右眼迷迷糊糊望着逆光的髭切。

髭切笑出声,将膝宝宝抱出柜子“嗯,我在。”

“阿尼酱~阿尼酱!”膝宝宝一下子就醒了,双手环上髭切的脖子就不断蹭。髭切也任着他这么做“还想睡吗?”

膝宝宝摇头。

“那,零食?”

还是摇头。

“有什么想要的吗?”

“要亲亲!”

“嗯,那就亲吧。”说罢髭切轻轻吻了下膝宝宝的唇,要求得到满足的膝宝宝反倒是害羞得埋在兄长的怀里不肯抬头了。髭切的眼神带着危险般眯着眼暗了下去,不管怎样的膝丸都耀眼得让人想囚禁他,折断他漂亮的翅膀,让他永远只活在自己的支配下,不被其他人看见……

【啊,真是的,都怪你太可爱了。】

宠溺的用手指点了点怀里人儿的鼻子,笑着收起不好的思想。

这边髭切正往犯罪的道路走去,另一边被修理得很惨的一伙人正苦恼着该如何看好膝宝宝,婴儿的机动还真不是盖的,各刀深沉想到。


(四)


其实膝宝宝第一个学会的词不是‘阿尼酱’。

是‘麻麻’。

嗯。

冲着髭切喊的麻麻。

为什么呢?

你看啊每天都能听到血岚冲着光忠喊麻麻啦唆使膝宝宝喊麻麻啊balabala什么的,一个孩子能不耳听目染吗?!

于是膝宝宝不负众望学会了第一个词。

虽然之后不知道髭切做了什么让膝宝宝纠正称呼,而且还对‘麻麻’一词有极大的恐惧。(血岚喊麻麻被膝宝宝听到后,膝宝宝会表现惊吓并且一副强忍着眼泪。)

看来有必要和髭切谈一下人生了。

小孩的教育怎能这么暴力!(ノ`Д)ノ都快吓哭了好吗!

髭切:只是将零食都没收而已,弟弟吃太多会蛀牙。

血岚:……

膝宝宝:QAQ阿尼酱坏银

 

(五)


“阿尼酱……”膝宝宝拉了拉髭切的衣服。

“嗯?”

“……”

“嗯?…啊,难不成想要晚安吻?”几日下来已熟知膝宝宝各种动作想表达什么的髭切笑着将膝宝宝带进怀里轻轻抚摸他的背。

“嗯…..”昏昏欲睡的膝宝宝打了个哈欠乖巧的呆在温暖的怀中,没得到晚安吻就是不甘心睡去。

髭切看着膝宝宝的行为也不打算继续挑逗,微微低头给了晚安吻,怀里的婴儿才肯沉沉睡去。

“晚安,膝丸。”

 


然后,一周过去了。


“自然恢复?那就是说膝丸没事吧?”狐之助一早便带着解决方法打扰血岚的睡眠前来,但是方法好像不怎么样……

“是的,以目前状况来说很快就能恢复原本形态。”

“给个准确点的时间啊(ノ`Д)ノ!”

“今天内。”

“哎那么快?”

“……怎么听起来審神者你好像不怎么乐意。”

“QAQ膝宝宝辣————————么可爱当然不舍得啊!”

“好有道理…..”狐之助默默拿出手帕擦掉不断落下来的汗。((狐狸的爪子怎么拿的Σ(°△°|||)︴

 

这边一人一狐进行着非正常的交谈,源氏兄弟的房间那边就——

 

“兄…长?”早已恢复的膝丸刚刚醒来就发现自己趴在兄长身上,于是一脸大写的懵望着髭切。

被询问的人倒是不急不慢睁开双眼,“嗯?…啊,早上好,肘丸。”,眼中虽有几分睡意但笑意占了较多。

“为什么我…兄长你……”被现状吓得不轻的膝丸脸染上谈谈的红,结巴问着,忽然间髭切一个反压“大早上的就想要肌肤之亲了吗?”被这么提醒,膝丸才悲剧发现自己身无一物,重要部位因刚刚的动作恰好被被子遮着。

“不是的!”

“啊啦,那还真是可惜。”

“兄长……”

“开玩笑的。”达成目的后髭切就没再接着调戏膝丸,从床褥起身准备更衣。

“感觉自己好像失忆了……”膝丸坐起身,望着髭切的背影小声说道,眼里渗透着几分迷茫。“不,只是回到以前而已。”髭切头也不回“那时候的你还真是可爱呢。”

“是吗……”没理由的失落感逐渐在心里蔓延,膝丸有点沮丧地低下了头。“但是,现在的你更让人情不自禁吶。”

“咦?”出乎意料的话使膝丸猛地抬头。

未披上外套的髭切已经走到他面前俯视着,眼里看不出什么。髭切笑着跪下,左手食指和拇指扣着膝丸的下巴抬高少许,“让我想更多更多疼爱你。”

“兄长….唔…….”话未说完唇就被髭切以唇封住。

毫无防备的膝丸被髭切轻而易举攻入城池将舌探进去,扫过上颚,逐步扫篇口腔后再缠上膝丸不断躲避的舌与之共舞,期间两人碰撞到虎牙为这个吻添加血腥味。髭切时不时对下唇的轻咬舔弄以及深入喉咙无疑让膝丸更有感觉,想退开奈何有一只手抓着自己脑后的头发,不给任何退缩的机会。

“嗯..啊尼….唔….”两人不断交换着彼此的津液,膝丸吞咽速度不快,导致部分津液带血丝顺着关闭不起的嘴角流下,沾湿了小部分的被子。“哼……”持续的吻使膝丸招架不住甚至开始有些缺氧发软,双手使力推着髭切的胸膛但都被无视了。

髭切在弟弟彻底缺氧前放开他,离开时扯出的淫靡银丝最终断落在膝丸的嘴角处。“阿……阿尼酱……”被吻得有些神志不清的膝丸倒进兄长的怀中红着脸喘着粗气,焦糖色的眼睛氤氲一片,被吻肿的双唇还微微开启着,里头的小红唇诱惑着人再次攻进城池。

较快回复的髭切舔走膝丸嘴角处淫靡的液体,还不忘咬出色气的印记。


“欢迎回来,膝丸。”

 

END

=========================================

结尾废o(* ̄▽ ̄*)o

脑洞一大堆,偶尔得空就写吧,要大考碰电脑会被念(○` 3′○)



小剧场:

髭切:弟弟,早安吻呢?

膝丸:唉?

血岚:还是膝宝宝的时候时不时亲髭切的说→_→

膝丸:唉?!真的?!

髭切:长大了就不亲了,真是伤心呢

膝丸:兄长的话…可以…

髭切:嗯?

膝丸:早安吻和晚安吻,兄长想要的话…每天都给……【脸红】

血岚:QAQ主上我呢?!

髭切:主上?【笑】

血岚:……没事【内心:哥你这叫威胁!无言的威胁!!嘤嘤嘤婶婶不开心需要膝宝宝亲亲!】

 


评论(13)
热度(79)

© 逗比的小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