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停止产出,所以别关注啦w
置顶有文章整理(灬ºωº灬)

【刀男全员】惩罚游戏——石青

OOC预警ヽ(✿゚▽゚)ノ

这个文是和基友联合写的( ̄︶ ̄)↗((所以不知道几时会有下一章

因为她不会开头所以让我来了xxx((虽然我也开头废QAQ

约好写石青和髭膝,但目测会有很多cp高调秀恩爱( ̄┰ ̄*)

这篇主要是石青

老梗,看看就好(ノ*・ω・)ノ没有很帅的爹和青江,爹也没说那几句话W( ̄_ ̄)W

小学生文笔(ノ*・ω・)ノ有审神者狂刷存在感√

请温油吐槽(づ ̄3 ̄)づ╭❤~么么哒

以上OK就开始吧( ‵▽′)ψ


==========================================


 夏天夜晚,清凉的风吹舞着嫩叶,星光般的萤火虫聚集在湖边,然而——


拉门内的世界根本和外边的美景丝毫扯不上关系!(╯-_-)╯╧╧

先不说空气中既带着淡淡的酒味, 各色男人刀劍男士们卸下白天出阵持有的气魄,对着桌上的佳肴就是大吃大喝,何有优雅之谈!?……额,还是有几把平安时代的刀保持着优雅的体面的,比如三日月,坐姿端正坐在小狐丸旁边,和平常一样哈哈哈着准备用筷子给小狐丸的白发绑个……咦?

“卧槽!Σ(っ °Д °;)っ爷爷爷爷爷放下你手中的筷子!那不是梳子啊!!”
“喝酒组酷爱放下酒,还有小孩子在呢!ヾ(。 ̄□ ̄)ツ”
“鹤丸你再作死下次被数珠丸吊打的时候我可不会救你 !”
“QAQ心累啊——吃顿晚饭我容易么!?”
 
以上,皆是审神者的喊话。
但几乎没什么效果就对了(๑ १д१)

“看你们那么有精♂神,我们来玩游戏吧?”晚饭接近尾声,半身无力趴在桌上的审神者冷不防扔出一句话,原本混乱至极的空间顿时安静无比,刀劍男士们都往自家主上望去。

看刀男们都安静下来,审神者歪头,思考了会,补充“成人级的,短刀自个儿玩去。”

“唉~?!”

“为什么?!”

“狡猾!我们也要玩!”

“就是就是!”


对于短刀们发出的不满声,审神者只是抬头,将视线放在一期等弟控的刀身上。“确定要让短刀玩?青江在哦?”这时候当然是要推青江出门啊!( • ̀ω•́ )✧


“什么啊……难道我魅力那么大吗~?”爹快上!按着青江!……的嘴。


无需多言,好哥哥们立刻动身将短刀们带走,不理会抗议声那种。
哦对了,其中一期江雪宗三明石乘机溜了出去,美言曰担心弟弟但实际上是不想玩,数珠丸说什么念经的不参加,太郎带着喝醉的次郎回房,日本号啊这些喝醉的刀都走了,岂可修!难得我想玩游戏!ヽ(≧Д≦)ノ 
 

“主上想玩什么游戏?”


“啊……鬼捉人。”停顿,随之想起什么,猛地拍桌“说了是成人级了,当然是要来些特别点的!”不等刀男们有时间反应,审神者让光忠拿了些卡牌大小的纸,并让他派发给在场的每一位一人两张。


确保每人都拿到了纸后,出主意的人晃了晃手上的卡“在上面写下惩罚吧,之后输掉游戏的人要从中抽取一张。不必写上名字。”然后自个儿拿起马克笔快速写下了丧心病狂的惩罚。有些刀男们面面相觑,不知写什么,有些则是和审神者一样很快就写完了,想也知道是哪一些刀(´⊥`*)


“规则是这样的,首先人要选定一个位置,当鬼转圈完毕就不能移动。鬼要在蒙眼的状态下捉到一个人,并且通过触摸猜出被捉的人,如果猜对了,那被捉的人就输了,并且要在你们刚刚写的惩罚卡当中抽取一张,执行卡上的惩罚……”


“啊……”这是某个角落对于自己写的东西不够好玩的刀发出来的怨念声。


“相反,如果猜不出来,那当鬼那个就要自己抽惩罚卡。还有就是下一场的鬼是上一场的鬼指定的哦ヾ(*ΦωΦ)ツ”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没兴趣……”
“只要是主命。”
“偶尔放松也是不错的选择。”
“那还有疑问吗?没有就开始咯ლ(`∀´ლ)还有帮忙把桌子什么的移到角落去,免得扑街。”
“没有呢。”
“嗯嗯,开始吧。”
 

“那就从近待开始吧( ´•ω•`)”

“啊啊,我先吗~?”

“是的就是你( ◞•ω•`)◞快给我从爹的怀里滚出来。”岂可修我想扑都没得扑呢真是的,不对重点不在这里!青江你居然高度秀恩爱你的节操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狗眼啊(´°̥̥̥̥̥̥̥̥ω°̥̥̥̥̥̥̥̥`)


“是,是。”青江从石切丸的怀中起身,当然了他顺手摸了把神刀大人的胸才离开的。“青江!”

“摸一下也不行吗,神刀大人~”青江接过光忠手中的黑布,对着石切丸来个回眸一笑再将黑布绑上。因此他错过了许多刀内涵很深的笑容。

“原地转十圈,趁这个当儿其他人快移动。”审神者不知何时移动到角落的桌子堆旁,给自己倒了杯茶,悠闲地坐在那里喝茶。

一个用餐的地方不小,总面积有手合室那么大,足够30多位刀男三三两两分散开来。

十圈很快就转过,青江先是站定等晕厥的不适散去再开始侦查。因为

失去视力的缘故,其余的感官变得比平常敏感,加上作为胁差的他,侦查能力也算得上是本丸里一等一的好,这游戏对他而言简直如鱼得水。

“小狐……”

“嘘……”

“啊……”

“兼桑……”

各种零零碎碎的话被青江听在耳里,其他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开始小声隔空谈起天来,暴露自己的位置。

“青江还不打算捉人吗?”

主上催促的声音,在右上角。

“哈哈哈……”

三日月桑的声音……好近……

“大家小声点吧?”

光忠君……

大约推测完毕后青江缓缓向左边走去,很巧妙的避开所有能捉到的人,直到那位的面前。

“嗯……让我猜猜这是谁~”这是愉悦的上翘声!审神者打赌一匹青毛!

那人和青江有着很大的身高差距,也不知道青江是有意还是无意,双手的触摸不但缓慢,而很暧昧,万恶的手更是有往下滑的征兆。

被触摸的人像是无法忍受青江大尺度的摸法,最终出手抓着了那双奸细却富有力量的手。

“哦呀哦呀,神刀大人已经按耐不住了吗?”还是那般欠揍的语气,周围的人都发出了失望的声音,审神者是最大声那个。

当然啦!还想说会看到【哔——】然后【哔——】再【哔——】……咳,我什么也没说(´⊥`*)我们继续。

“青江,所以你的答案是?”

“石切丸啊,那么大除了他还有谁呢。……我是说身躯哦?”说完便将黑布扯下,马上入眼的是石切丸无奈又没办法的脸。

“爹快来抽一张吧(*`▽´*)”谋划已久·等的就是这一刻·审神者将卡牌都洗了一篇,石切丸走到主上面前挑了一张,身旁的青江还在念着“今天石切丸的运气可是大吉啊”之类的话。

将卡翻开,中间狂野的字体出卖了写字的主人。“哦呀,代班一周的马当番。”

“比想象中的简单呢……”期待有什么惩罚结果因为石切丸运气好而失望的青江语。

“小狐丸那是你写的对吧ヾ(。 ̄□ ̄)ツ”

“是的……”那些马很恐怖啊QAQ为了我的毛发没办法了!

“嘛,就这样吧,这周的马当番爹代替小狐丸,青江选下一个倒霉鬼!(¬д¬。)”审神者一拍桌,定案。只见青江抹起玩味的笑容,慢慢扫过在场的每一位,最终停留在不明显一处。

“那……光忠君,拜托了哦?”

 

TBC


那下次见噜~o(〃'▽'〃)o

评论(2)
热度(39)

© 逗比的小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