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停止产出,所以别关注啦w
置顶有文章整理(灬ºωº灬)

【刀剑乱舞】刀解与劫数

OOC,病(黑化)?

三条家中心

这脑洞来自基友,本来是很浅的脑洞但是被我挖深了X3

基友:你看啊本丸不是有很多传说中但现世木有消息的刀嘛?然后呢有一天上头确认某把刀只是传说并不存在,要求審神者(我们)刀解那把刀......

cp石青,小狐三日,岩今岩无差

有第一人称视角(一开始看不懂没关系接着看就明白系列o( ̄ε ̄*))

这画风第一次尝试,效果不好求轻喷.......


 刀解。

 
Ⅰ 
 
 
这就是最后一家了。 
 
『因确定薙刀,岩融,并不存在于世间,特此前来转达幕府的命令,请尽快刀解。』 
 
『会的。』 
 
这家的审神者比先前几家平静多了,我想应该是从别的审神者那里听到风声了吧? 
 
『就先告辞了。』 
 
『且慢,大人您奔波一天,想必十分疲倦吧?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在此过一夜,明早再回去复命可好?』 
 
『……那就不好意思,打扰一宿了。』 
 
如果那时我没留下的话,估计就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Ⅱ 
 
『房间准备好了。青江,给大人带路。』 
 
『是,是。这边请……』 
 
不知怎么,这付丧神的眼神好像怪怪的……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吧,所以我没怎么在意。 
 
这间本丸的审神者给我准备了单人房,笑面青江将我带到房间后就离开了,离开前我清楚听到他说了, 
 
『今晚是满月呢。』 
 
满月? 
 
为什么要在意那么小的细节? 
 
说起来房间角落有一坛酒壶,这房间原本是准备给谁的呢? 
 
身心疲倦的我没深入思考,白天给每家本丸传达信息后当然免不了一些接受不了的审神者各式各样的咒骂。 
 
这工作回去就辞了吧…… 
 
 
Ⅲ 
 
咿呀—— 
 
好吵…… 
 
咿呀—— 
 
门外的声音似乎没消减的意思,我被吵的无法继续入眠。 
 
我睡前没灭油灯吗? 
 
睁开眼的时候这问题从我脑内闪过。 
 
即使我多么疲倦,也不可能忘了灭油灯…… 
 
不对劲。 
 
不只是油灯,原本在角落的酒坛也被人移动过了。 
 
好奇的驱使下,我走近酒坛,想检查看看确保没问题我才能安心入眠。 
 
触碰到酒坛的瞬间,我感觉到有什么缠着自己——然后我动不了了…… 
 
 
“嚓——”血滴飞舞。 
 
『怨灵,斩除。』 
 
 
Ⅳ 
 
 
“啊——!” 
 
梦? 
 
如果是梦的话,太真实了,真实的不对劲…… 
 
我浑身冒汗,梦境里腰间的疼痛我隐约还能感觉到。 
 
被恐惧占据的身体在发抖,控制不了…… 
 
下意识往角落看去,酒坛还在,没移动过。 
 
我松了一口气。 
 
至少刚刚的一切是场梦,不是吗? 
 
『发生什么事吗?』 
 
忽然闯入的声音,让我吓了一跳。 
 
『没事……』 
 
『没事就好,我能进去吗?』 
 
『请稍等一会。』 
 
我赶紧压下恐惧,起身开门。 
 
门外,大大的满月下站着一个人,那名叫三日月宗近的付丧神。 
 
他笑着。 
 
 
倾国倾城的笑容迷着了我。 
 
 
『大人啊,被月亮吸走眼球的话可是要被野狐咬死的呢……』 
 
『什——』 
 
天狐食月。 
 
Ⅴ 
 
“啊!” 
 
再一次从被褥醒来,但这次我都不会相信是梦! 
 
如果是梦那就未免太巧合了! 
 
我碰碰撞撞跑出房间,即使是冬天,额上的汗却不断落下,就好像被火烧一般……① 
 
必须赶紧和这里的审神者说才行…… 
 
这里的付丧神确确实实想杀了我…… 
 
『大人这么晚要去那里?』 
 
?! 
 
跑!我的脑直接给我的身体下命令。身后天真的声音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近。 
 
『别跑啊,大人不陪我玩游戏吗?』 
 
回头一望,只来得及看见红光闪过,便撞上了一面结实的肉墙, 
 
那是……本该刀解的……薙刀…… 
 
 
 
那时我才意识到,这里的审神者不是冷静,而是早已布置了一切等着我的到来…… 
 
 



 劫数。 
 
 
Ⅰ·审神者 
 
收到要将岩融刀解的消息是在使者前来不久的事。 
审神者只是冷下脸,下令让近代青江侯着迎接。 
 
『因确定薙刀,岩融,并不存在于世间,特此前来转达幕府的命令,请尽快刀解。』 
 
『会的。』 
 
『就先告辞了。』 
 
『且慢,大人您奔波一天,想必十分疲倦吧?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在此过一夜,明早再回去复命可好?』 
 
审神者留住了使者,在一旁侯着的青江将视线往主上移去。 
 
那女生,微微撇头。 
 
注视着一切的青江清楚看到了她眼里的笑意,顿时明白了她在打什么主意。 
 

『……那就不好意思,打扰一宿了。』

 
看起来这使者不是一般的年轻啊。 
 
 


Ⅱ·青江

主上让我给使者带路。

『是,是。这边请……』

经过主上身边,她给了我指令。

『带他去‘那一间’。』

啊啊,这次主上要玩大的呢。

……

我根据主上的要求,将使者带到指定的房间。

既然任务达成,自然也不打算多留。

想起神刀大人今晚富有占有欲的怀抱,以及那与平时不同瞳色的艳红眼,我就只想赶紧回到恋人身边交流感情。

『今晚是满月呢。』

要是这般的暗示都察觉不了的话,那就是你自己太愚昧了。

满月即是逢魔之夜。


Ⅲ·石切丸

拥着青江小眠的他,缓缓睁开眼睛。

微微低头就能看见恋人在事后充满倦意的睡颜。


真可爱……


神刀大人贪婪的吸取着青江身上独有的味道,直到房间的拉门被拉开少许,灯光争先恐后照进室内。

“兄长,该行动了。”

“啊…知道了。”

拉开门的人将门关上,石切丸才依依不舍起身整装。

……

咿呀——

哦呀,已经松脱了吗。

咿呀——

石切丸慢步走着,他不急,让它们闹一闹也是好的,不然以后再也没机会闹了。

接近使者所在的房间,石切丸便开始隐藏气息。

步入房间,不出他所料,使者被从酒坛泄出的黑气围绕着。

原本暗下去的红瞳随着他拔出大太刀逐渐亮起,

“嚓——”一刀砍去,使者的身体一分为二。握刀的人丝毫不在意血液沾到自己,相反的,他用着平时温柔的笑容,低沉的音线说,

『怨灵,斩除。』

酒坛里装着的可是无数只小鬼呢。


Ⅳ·三日月


唔,有点冷……

在外廊侯着的三日月对双掌呼了口气。

这时候小狐在就好了……

闭眼的动作稍微抖掉了睫毛上的霜,正装虽复杂,但一点都不保暖。

“啊——!”

嘛,赶快完成就能回去了。

『发生什么事吗?』

三日月背对着门,抬头凝视着使大家感情变得敏锐的满月。

『没事……』

嗯…认为是场梦吗。

『没事就好,我能进去吗?』

语毕,他走下石梯,停留在池塘前。

『请稍等一会。』

同时也是门被打开的那一刻,被誉为天下最美的他转过身体,绽放出自认为与平常没什么不同的微笑。

即使是刀也是有迷惑他人的能力。

『大人啊,被月亮吸走眼球的话可是要被野狐咬死的呢……』

新月飘向对方的身后。


『什——』

一抹白影出现,没给使者说完的时间,直接一刀让头颅飞离身体。

窥视他新月的人,不可饶恕!

『小狐,太粗暴了。』

新月望着雪地上的红,微微皱眉。

『还不是因为你……』

说罢,眼还闪烁着危险光芒的小狐丸收起本体,迫切将三日月拥入怀中,

『三日月…可以满足我了吧?』

『嗯,那就稍微奖励小狐吧……』


Ⅴ·今剑


那家伙还没起身吗?好无聊……

今剑趴在横梁上昏昏欲睡。

“啊!”

终于清醒了。

小天狗眯眼,嫩舌舔了舔的下唇。

别让我失望哦,大人。

使者在血瞳的俯视下碰碰撞撞跑出房间,趴在横梁的人冷哼一声,跳了下去。

『大人这么晚要去那里?』

哎…真无聊,一点都不有趣。

『别跑啊,大人不陪我玩游戏吗?』

慢步都能追上……幕府的人还真弱……

小天狗撇嘴,逼近眼前不断奔跑的人,眼睛也和前几位一样越发越鲜艳。

终于要回头和我玩耍吗!…但是岩融就在前面……

嘛,想打岩融注意的人再有趣也不能放过。

今剑蹦着越过被砍成几段的尸体,很自然对着高大的男人伸出双手。


『都弄脏了……』

不悦。居然弄脏了岩融……

小天狗皱着眉将沾染岩融脸上的血舔去,岩融也任由他去了。

『走吧。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Ⅵ· 终


“回来啦~”

“辛苦了。”

岩融今剑回到三条配房,接客厅除了自家兄弟以外还多了位女性。

『呐,主上为什么不能杀了他啊?』今剑跳离岩融的怀抱,一蹦一跳至审神者对面。

那名女性不急不慢喝了口茶,

『他死了就没意义了。』

『为什么?』

审神者不再回答,左手的食指不断绕着茶杯口转。

『东西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妥当,完整放置在他的身旁。』石切丸一手环着依旧在睡梦中,爱人的腰,另一手不断缠绕着青丝,头也不抬回答。

青江是在石切丸刚回来的时候走出房间的。青丝飘散,腰间的衣带松落,铺满色气红印的左肩暴露在他人的视线下。

逢魔之夜让石切丸的占有欲大副增长,他二话不说上前就是将爱人困在怀中,用他的身躯阻挡来自他人的视线。

『嗯……等他醒来,就完事了。』审神者一直绕茶杯口的食指轻轻一推。

茶倒了。



刀劫 。


身着西装的男子双眼空洞,手持着长盒,犹如傀儡一般离开。

男子身上的怪异感让许多刀剑男士感到疑惑,短刀更是直接询问他们的主上。

面对短刀们的疑问,审神者只是笑而不语。 
 
待短刀们散去,她才收起笑容。 
 
『主上真残忍呢。』 
 
女性的眼球转动,天下五剑之最美不知何时端坐在审神者的右手边。抬袖遮唇,望向审神者的瞳里透露出狡黠的笑意。 
 
『你们不帮忙也是不成,不是吗?』坐在主位的女生收回视线,默许了不大的空间逐渐被他人无礼闯进。 
 
『到底都是三条的刀。』站在门边的石切丸闭目。 
 
审神者站起身,往岩融所倚着的方向走去。 
 
『惹火了可是不得了的哦~』今剑坐在高柜子上,晃着双脚,视线随着主上移动。 
 
被注视的女性停在名为‘岩融’的薙刀前,伸出手轻轻抚摸柱身, 
 
『多好的一把刀,就这么解了不就可惜了。』 
 
 
她接着说, 
 
 
『被‘杀’死了那么多次,估计他的精神报废了吧。』 
 


========================================


①这边采用台词的天狗火梗√

逢魔之夜并不是对所有的刀有影响√((说了也没事

至于使者手上的盒子,里头放着的是审神者制造一模一样的‘岩融’,沾上岩融本身的血和少许灵力来掩饰是仿刀的事实。

爷爷会说审神者残忍是因为凡是碰到这把‘岩融’的人都会重复使者的路,无限死亡,无限复活,最终精神荒废。

所以使者带出去的不是‘岩融’,而是‘诅咒’啊。

 


评论(4)
热度(122)

© 逗比的小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