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停止产出,所以别关注啦w
置顶有文章整理(灬ºωº灬)

【刀剑乱舞/三条】

这是被删出来的三条家那段,单独看也行(๑ŐдŐ)b
没有帅气的三条只有欢脱的三条(*´艸`*)有少量小狐三日,石青,髭膝

前提:三日月让膝丸进来以解他和髭切间尴尬(?)的气氛

“呼……”膝丸靠着拉门,闭眼轻轻呼气。

“哎,薄绿很累吗?”和刚刚的声音不一样,这次是个活泼的声音。膝丸应声抬头,发现茶室内不只有三日月,还有他的兄长们。

“不,刚刚多谢三日月殿的出手相助。”

“嘛,膝丸君看起来很困扰的样子。”

“啊……”无法反驳。

小天狗今剑鼓了鼓嘴,小脸皱在一起。“什么事情让薄绿烦恼啊?”

“……”说不出。

“今剑,有些事情不用说出来。”石切丸笑着说道,三日月对着小狐丸狡黠一笑,配合着点点头。

“哦~明白了!”瞬间接收到其他人话中话的今剑,先前的苦瓜脸被一副我明白的表情代替。

膝丸脸上一红,张着嘴半天也没说出话来,最后才断断续续吐出“我有打扰各位进食吗……”

其实,三条派的刀们都在享用午餐。小狐丸满嘴油豆腐,岩融也是满嘴食物,腮帮子鼓鼓的才不方便开口说话,方才三日月对着小狐丸笑的不只是暗示,同时也是恶作剧。

三日月像个孩子般偷拿了块油豆腐。
小狐丸在桌下各种意义上的‘回击’。
所以三日月才会冲着他笑。
一旁的石切丸表示欺负我爱人不在是吗?!
岩融基本在狂吃,偶尔发出几声让人听不懂的音调。
今剑都不吃自己的菜,一直夹别人的。

“……”今天才见识到三条派各各食量不凡并且有点惊呆的膝丸很尴尬的站在一直没动过的位置。

“薄绿也来一起吃嘛!还有很多哦!”

“过来吧,膝丸君还没用过午膳吧?”

“唔唔唔唔唔!”

“先将食物吞下再说话。”石切丸抄起在一旁的本体就往岩融头上轻轻敲下去。小狐丸偷笑不成,反被岩融呼了一巴力度很小的巴掌。

“哎……可以吗?”膝丸碍于礼数,迟迟不肯入座。今剑看不下去了直接起身抓过膝丸的手拉到自己右边的空位。

“不用客气,尽管吃!”说着一大堆食物便推到膝丸面前,今剑自动无视了来自岩融和小狐丸的哀嚎。

“多谢……”面对突如其来的热情,膝丸也只是露出笑容。

……

“请收下这个。”眼前食物被彻底清干净后,膝丸将巧克力放在桌上往对面推去,坐姿毫不不马虎。

“唉……”
“啊……”
“嘎……”
“唔……”
“哦呀……”

三条派的刀们不约而同发出意义不明的感叹。

膝丸不明觉厉。

石切丸露出难为的表情,将巧克力推回给膝丸。“这个就免了吧。”

“为什么?”

“因为……”
小狐丸抢先石切丸开口解释“青江君时不时会将不同款式的巧克力分派给我们大家。”

“对的,所以有点腻了呢……”三日月抬袖遮了遮嘴,不难看出他在苦笑。

“常年近待的坏处。”在榻榻米躺出大字的今剑动作与表情煞是无奈,一句话就是→╮(╯▽╰)╭

“顺带一提,小狐丸是犬科动物不能吃巧克力,所以他那里没有巧克力的存在。”石切丸‘好心’提醒,被戳到弱点的小狐丸微炸,咬牙切齿瞪着悠闲喝茶笑得一脸温柔的石切丸,能的话他真想和这个兄长打一架!

“嘎哈哈哈哈哈!!”嗯,岩融指着小狐丸很豪气的笑出来了,然后立刻收到一记眼刀。

“小狐丸殿居然不能吃吗?”估计茶室里唯一正常的【划掉】膝丸发现新奇东西一般望着已经和岩融滚在一团的小狐丸身上,连他自己都没发觉他已经融入这欢乐的气氛里了。

三日月灵活避开扭打在一块的两人,坐到膝丸的旁边。“是喔,主上说吃了会死掉的。”

“那么严重?” 被科普的膝丸惊呆。
“七孔流血。”石切丸补刀。
“毛发脱落。”今剑暴击一万点。
“身体变成小不点!”岩融补第二把刀。
“哈哈哈,会被我反攻。”说出不得了东西的三日月眯着眼,眼里似乎有微光在闪耀。

“……”这是停止和岩融扭打的小狐丸。
“……”这是完全愣去的膝丸。

“膝丸君别听他们胡说。”一脸正经·看上去很淡定·实际上内心在咆哮·小狐丸翻了个白眼。

“小狐丸殿还是别碰巧克力为好。”完全当真的膝丸认真的望着小狐丸。

“……”小狐丸·完败
“噗。”
“哈哈哈哈薄绿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啊!”
“我就说了!”

“膝丸君以后多找我们聊天吧 。”三日月忽然拿起桌上的巧克力,放到膝丸的手里。“可好?”

原想拒绝,但望向新月倒映的瞳,里头满是诚心的邀请,这让膝丸不忍拒绝。“……好。”

评论
热度(31)

© 逗比的小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