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停止产出,所以别关注啦w
置顶有文章整理(灬ºωº灬)

【刀剑乱舞/髭膝】嫉妒 (上)

↣有女♀膝丸
↣哥哥很享受欺负弟弟的快感budui
↣完全不知道在糊什么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中间有一段很长三条家出场打酱油但是我另外发好了毕竟还是髭膝为主嘛((泥奏凯x
↣轻微小狐三日
↣OOC,不美味的文笔,捞数珠丸那段时间写的√

又是那女人……

第三部队远征归来,每人获得审神者赏赐一盒现世名为巧克力的甜品。对兄长念念不忘的膝丸自然是当下便动身寻髭切去了,也不先换一身衣服。当他发现髭切坐在茶室外廊的时候,髭切正和另一位不同于自己体格的女人有说有笑。

是的,女人。

同名为膝丸的女人。……不,应该说,有着相同本体刀与名字但不同性别的付丧神。

前几日,突破第四练习场的同时,不知为何掉落了一把不应出现的膝丸。
对膝丸有着少少私心的审神者第一时间将付丧神召唤出来,不想,召唤出来的并不是众人印象中的膝丸,而是胸前,身高和音线有着明显不同的女体膝丸。

虽然是女体的,但本质不变。回到本丸看见恰好经过的髭切,也是扑了上去,一个劲乱蹭,带着哭腔的喊着兄长。和当初髭切初到本丸时,膝丸的反应一摸一样。

“这样的话弟弟就变成妹妹了呢。”

兄长好像不怎么反感……

膝丸回想着不久前的种种…其实也没那么多,主要是自己一直被编排在搜索数珠丸的队伍和远征队伍中,不常待在本丸,大多数是从别的刀还有主上那儿听来的。

“呆丸?不过来吗?”
“啊?”杵在转角处陷入回想太久,被髭切这么一喊,膝丸才回过神,正视离自己不远又不近的髭切。
“那是什么?”髭切指的是膝丸手中没来得及放回房间的巧克力。“给我的吗?”

其实髭切用不着问,只要他想要,膝丸定会将东西献上给他。
但这次膝丸愣了很久才准备回话“兄长想……”
“男体的我一直都反应迟钝的吗?”和髭切一样,一直侧着半身望着膝丸的女膝丸发话打断了他,微微歪着头不解地问着。
被逗笑的髭切没听到原本膝丸说的话,轻笑出声“是哦,所以呆丸才叫呆丸啊。”用一本正经的表情,无奈的说着。
“身为源氏重宝,反应迟钝可不是该有的行为哦,膝丸。”
“嗯,嗯。”

……

默默看着眼前的兄妹,他们之间就是不存在自己能插话的余地,即使同为‘膝丸’,但膝丸一点都不希望被自己说,更不想兄长参合着一起说教。

不知是名为伤心的情感还是身为源氏重宝的高傲被轻视,使膝丸低下了头。

心口好闷……想离开……

这样的想法促使膝丸不礼貌地插入两人‘愉快’的谈话,随口扯了个理由打算离开。“…抱歉,这巧克力是给三……”

“膝丸君怎么还在外面?爷爷我可是等得快睡着了,快进来吧。”这回膝丸是被茶室未完全合上的细缝间传出的声音打断,被吓着的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向髭切的方向鞠了个躬,便慌慌张张拉开茶室的门,闪身进去然后关上。

他错过了髭切金瞳暗下的瞬间。

一连几天膝丸回来后和髭切打了招呼便到三条派住所呆一段很长的时间。

他不知道的是髭切原本就不好惹的气场越发越冷,斩击敌军的时候更暴戾,连其他同为刀的付丧神都觉得凶残,战战兢兢已有几天的审神者都皱着眉喊冤。

女体的膝丸自然是知道兄长的变化,她不出声,只是暗地里观察。

“兄长您还好吗?”女体膝丸紧张的跪坐在髭切躺着的被褥旁,着急得不知是好。

“没事没事,就算是千年的刀也是有被伤的时候。”躺在被褥上深受中伤的人垂眸,然后再次缓缓显出那焦糖色的眼。

“可是……”
“兄长!!”人未到声先到的膝丸踩着慌张的脚步快步到手入室,踏入室内的那一刻,入眼的是头发沾灰,各处被鲜红染上,狼狈的髭切。膝丸顿时自责,自己没在兄长受伤的第一时间陪伴在他的身旁。
“啊啦,呆丸来了呢。”髭切对膝丸像平时一样微笑着,许久没细心留意兄长的膝丸一愣,但立刻恢复过来“我……我去请主上过来……”

“我也去。”自从来到本丸后就一直花大部分时间陪着髭切的女体膝丸站起身,眼睛直勾勾望着膝丸。
“……随便你。”说实话,两个膝丸不管谁都看对方不顺眼,膝丸看不惯女体的自己一直粘着兄长【说明了就是吃醋】,女膝丸则是因为髭切的情绪一直为对方有所改变而不满对方。所以膝丸也没阻止对方的打算,只是对受伤的人带着歉意微微点头“还请兄长多等一会。”

“嗯。”

出了手入室单间,两人陷入了迷之沉默。
膝丸的脚步越走越慌乱,拿不定主意这时候的主上会在哪里。
女膝丸紧紧跟在他后面。

“同为兄长的后辈,你不觉得自己失职了吗。”离手入室有足够的距离后,女膝丸开口。
膝丸连头也不回,接着寻找主上的身影。“什么意思?”
“兄长这几天情绪变化很大。”
女膝丸的脚步随着前方膝丸僵在原地而停了下来。

有这回事……?

“你当然没注意到,这几天你和兄长碰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女膝丸像是知道膝丸内心想法一般,接着说。

确实这几天都不怎么想见到兄长……

膝丸承认,他在逃避。因为只要见到髭切就会有个名为‘嫉妒’的情感被无限放大,那感觉真的让他都点受不了,所以他选择逃避。

看到对方侧向一边,眉头紧锁的脸,女膝丸微微一笑,

“嫉妒会成恶鬼的哟,Hizamaru ——”

曾经从兄长口中说出的句子被另一个自己说出,膝丸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便听到一阵冲忙的脚步声,中间还夹着一些骂人的句子,那是膝丸找着的人。

“主上——”
“我知道,我知道!现在就去!”
年轻的少女说着就和他们擦肩而过,膝丸也赶紧跟了过去,剩下女膝丸一人盯着外边不断落下的樱花瓣。

嫉妒的究竟是谁呢……?

……

经过接近4小时的手入结束,髭切安稳睡着着,膝丸坐在手入室外廊任由微风不断打乱自己的发。

『膝丸君喜欢吗?髭切的事情。』

喜欢啊,怎么可能不喜欢兄长呢……

『三日月殿是如何知道小狐丸殿喜欢您的?』
『啊啊,小狐吗。唔……表情。』
『?』
『小狐表情和眼神渗出满满的爱呢。』那人抬起袖子呵呵笑出声。
『看得出……?』
『嗯嗯,怎么说我也是有被野狐夺去心跳的时候啊。』

眼神……

想到这里,膝丸微微转动脑袋,往身后睡着的髭切看去。

说起来金色的眼睛很适合兄长,好想看得更清楚点……

“?!”察觉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的膝丸猛转回头,露出来的耳尖被淡淡的红沾上。
“喵——”一只黑色的幼猫从篇地粉红冒出头,鼻子上的一片樱花瓣惹得它打了个喷嚏。
“猫?”膝丸知道审神者有养一只三日月捡回来的动物,但被告知它很好动,一般都不会见到影子,所以自从他来到本丸,就没看见所谓的宠物。

像是回应膝丸一样,幼猫对着他喊了一声“喵~”被幼猫示好的人挑起了兴趣,伸出手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幼猫歪头盯着膝丸许久才放下戒心,慢慢靠近膝丸。

原本膝丸能如愿抚摸那只黑色幼猫,可距离还剩1米的时候幼猫忽然炸毛,发出一声刺耳的叫声和喉咙发出的呼噜声就跑掉了。还没搞清楚状况的膝丸手还没收回,身后忽然一沉,就被另一只手握着了。
“在看什么?”髭切低沉的声音在膝丸耳边响起,吐出的气息全打在他耳上,于是他耳朵又很不争气红出新纪录。

TBC

我卡文了(╯' - ')╯︵ ┻━┻

评论(2)
热度(84)

© 逗比的小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