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停止产出,所以别关注啦w
置顶有文章整理(灬ºωº灬)

【刀剑乱舞/髭膝】嫉妒(下)

↣有女♀膝丸,慎入

↣完全不知道在糊什么想到什么就写什么qwq

↣结尾烂

(人生第一次被屏蔽(ノ`Д)ノ,希望别再屏蔽了我连什么是敏感词都不懂!!【捂脸.jpg】)


“在看什么?”髭切低沉的声音在膝丸耳边响起,吐出的气息全打在他耳上,于是他耳朵又很不争气红了。

髭切全身重力都放在膝丸背上,这让膝丸想动都动不了,“兄…兄长怎么不好好躺着……”他还试图将手从兄长的手心里抽出。 
 

“嗯?不喜欢我这么做吗?”想抽出的手猛被使力抓着,几乎没控制的力度让膝丸倒抽一口气,然而犯人还是一脸无辜不解的继续说着“这样呢?”

“唔!”髭切隔着衬衫咬上膝丸的右肩,淡淡的铁锈味散开在空气中,想也知道一定被咬出血了。

突如其来的疼痛使膝丸小动作挣扎,身后漂亮的眼闪烁着暗光,“弟弟讨厌我吗?”髭切不断舔弄着膝丸右耳,甚至是咬。 
 
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出自于兄长的质疑让膝丸瞪大了眼,也不知觉停下挣扎的动作。“怎么可能会讨厌兄长……” 
 
“那为什么都不亲昵我了呢?”意味深长的话语,伸到胸前解开纽扣的左手,脱去黑色手套的右手,髭切的一切动作都让膝丸琢磨不定,也无法回答来自兄长的问题。 
 
是啊……为什么都不亲昵兄长了呢…… 
 
“等……等下……兄长!”胸前肌肤被冰凉的手抚摸着,还有一路往下的预兆。兄长该不会要在这里……想到这膝丸赶紧用自由的手去按着兄长的手,却被对方反握着摸到自己的都不常触碰的地方。 
 
“为什么呢,膝丸?” 


……

 

 “嗯…啊…兄长…至…至少别在这里……!!”膝丸的理智已经快被快gan淹没,即使如此,微弱的风不断在提醒他,他们所做的一切很有可能被路过的人看见。

“舒服吗?”髭切没理会膝丸,继续握着他的手帮他zi慰。xiu耻感加上不断袭来的快gan使膝丸很快就she了出来,全身瘫软在髭切的怀里。“哈……兄长……”

“弟弟真可爱。”髭切帮膝丸草草整理好,双手环着他的腰,轻笑着说到,后者则是赶紧平稳了呼吸(虽然脸上的潮红怎样都没褪去丝毫)。可他兄长并不想就这么放过他,紧贴着他的耳旁,“醋好吃吗?”慢悠悠的问。

“兄长你……你知道?”如果说原本膝丸是脸色潮红,双眼裏着一层水雾,一副被人欺负的样子,那现在他就是以上描述再加一个大写懵逼的样子了……

“弟弟猜猜看?”髭切不去看只要自己向左望就会亲到的脸,至于原因嘛……弟弟太可爱了他会忍不住直接在外廊这里来个完整版的肌肤之亲。 

“……”知髭切者非膝丸莫属(虽然有时候摸不清楚),忽然间他的脑袋亮起一盏灯,再微微抬头一看,他兄长眼中的狡黠怎样都忽视不了,于是他才明白。

 
兄长欺负我… 
长欺负我… 
欺负我… 
负我… 
我… 
 
......我想静静。 
 
“啊嘞怎么哭了?” 
 
...... 
 
“别哭啊。” 
 
我才没有哭…是眼睛进东西… 
 
“弟弟别哭啊……” 
 
“兄长我没哭。”膝丸想坐直身体,无奈腰被身后的人环着怎样都挣不开,所以根本保持不了距离。 
 
“是,是,你没哭。”也不预先提醒,髭切将有小情绪的膝丸公主抱起(当然膝丸很害羞的捂着脸了),走回室内并拉上门。“我还没享受到弟弟呢。” 
 
 
“服侍我吧,膝丸。” 
 
 
…… 
 
 
 
一整天,膝丸都在髭切的恶趣味下度过,弄得全身伤痕累累(各种字面上的意思),直到隔天中午才醒过来。所幸近期审神者在现世有要事,放了他们长假,不然膝丸真的能想象到那非同常人的主上会怎样对付他。 
 
即使全身都快散了似的,膝丸依旧咬牙更衣,前往大家聚集在一起用膳的房间。 
一路上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直到抵达房间,膝丸才惊觉一直贴着兄长的女体不见了。 


不正常。


“兄长,她呢?”在平安时代刀群里发现兄长,他正坐在那里和三日月谈天说地,心情很好的样子。膝丸走过去,再三确认没看见女体后出声询问髭切。

髭切和三日月停下谈话,两人同时打量了膝丸一眼,又对视了会,像是肯定了什么两人不约而同轻笑出声。


膝丸:……谁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膝丸她啊,消失了。”髭切是在说女体的膝丸,正常情况下兄长喊的膝丸只会是她,喊自己的则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名字,这也是膝丸吃醋的其中一点。

“昨天的事情,膝丸君不知道吗?”三日月往旁边移一移,让出个位子给膝丸,但碍于某部位难以开口的疼痛,膝丸拒绝了。(然后他成功获得眼前这位极为优雅,意义不明的笑容)

“不知道。”知道才有鬼,昨天整天都在……。

“昨天幕府前来回收不明因数,她本身就是,自然是被带走了。”好心的三日月解释。“嗯,嗯,就是那回事。”髭切附和。

“兄长您早就知道了?”

“是的哦。那孩子很早之前就知道自己的下场,都和我说了。”髭切喝了口茶,望向膝丸的瞳毫无波澜,似乎不怎么在意这事。


膝丸愣了会,没想到兄长会是这样的反应,好歹是相处了十几天的‘妹妹’不是吗……?


他决定先保留这个问题,之后再找时机问兄长。 



那个所谓的‘时机’很快便来临,就是当晚两人准备就寝的时候。可想是一回事,开口是一回事啊!膝丸现在正苦恼的坐在床褥上,不断组织语言。 (膝丸你的脑细胞还好吗?) 
 

“弟弟还没睡?”刚刚从澡堂回来的髭切拉开门看到的就是膝丸一脸忧愁沉思的样子,他笑了,就如平常一般。

“兄长洗好了?”从思考中抽出身,膝丸抬头对上髭切。“嗯。”被注视的人拉上门,阻档了不断想进入室内的凉风。髭切走近自己的弟弟并在他身旁坐下,然后看着他张口又闭口,吞吞吐吐半天却说不出话的可爱模样。

“…兄长您好像不怎么在意她的事?”在髭切目光的洗礼下,膝丸才认命的将心中的疑惑问出来,但看到髭切瞬间冷下来的脸后,他后悔了。“如果兄长不想说的话……”

“弟弟很在意吗?”这句话,髭切是笑着问的,但是膝丸却开始冒冷汗。 

“……是。”后知后觉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的膝丸选择说出真话,兄长一向来讨厌违心的话语尤其是这种时候。“说给你听也不是不可以。”


髭切推倒了膝丸,随后撑在膝丸上方注视着那紧绷的脸。


“因为啊……”微凉的手附上膝丸的双眼。在视力被掠夺前,膝丸清楚看见了兄长的双眼闪烁着危险的光——像是盯着猎物的狮子。

而他就是狮子掌下的猎物。

 
 
 
 『从前就有一把和她一样的刀,想代替弟弟哦?』 


========================================

彩蛋:髭切和三日月谈话那段,在膝丸还没来到之前两个大小孩在说膝丸吃醋的种种(......)。

下面是女膝丸的视角,有♀膝丸→髭切向

也不是很重要不看也可以哦ww


我是个不明因数。


这点在被召唤出来的时候便知道。因为真正的,完整的‘我’当时正在一旁注视着全召唤过程。


多多少少知道自己最终的下场,但在见到兄长时我还是忍不住落泪,并且环抱着他。正牌的我,应该在第一次与兄长见面的时候也做了这举动吧…… 
 

我有点失落,兄长怀抱里的第一人不是我……


『这样的话弟弟就变成妹妹了呢。』


这家本丸的审神者很好,她让我自由行动而且有意让我跟着大队出阵,但是我拒绝了,我不想她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不明因数最终还是会被消除的。


知道自己时间有限,所以我特别珍惜和兄长相处的时间,恨不得24小时都在他身边。某方面来说,我做到了,除去兄长休息和出阵远征的时间,我都时时刻刻跟在兄长的身旁。兄长喊我的名字是正确的,喊他的名字却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名字,明明我应该高兴兄长记得我的名字,但是为什么我有点嫉妒呢……?

自从膝丸逃跑那天起,兄长的情绪很不稳定,审神者也多次抱怨过说最近天气好冷啊之类的暗示性的话语。


人很容易不满足于现状。(这么说感觉有点不对,因为付丧神并不是真正的‘人’。)


明明之前能陪伴在兄长身边就很满足了,但是我现在……想代替膝丸。 
 
代替他在兄长心里面的位置…… 
 
“兄长……”我喊着了正着装准备前去大殿集合的兄长。 
“嗯?”他停下脚步,回头望着我。 

“……”我小心翼翼走近他,由于身高差的问题,我必须踮起脚才能做到我想要的。


我想亲吻兄长……


脖子冷不防被狠狠掐着,双脚离地,力度大得我呼吸困难。当我勉强睁开眼的时候,兄长全身上下散发出的暴戾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别做多余的事。』


之后怎样了?我也不清楚。


和膝丸说那番话也是因为我在嫉妒啊。


将身体靠在墙上,兄长和膝丸之间的对话,互动,我全都听见了。


本想做最后道别的,兄长好像不得空啊……


算了吧,兄长或许也不想看到我。要幸福哦,膝丸。 


======================================

耶——终于填好这个坑了ヾ(o◕∀◕)ノヾ

下一个要写什么梗好呢(。・∀・)ノ゙

评论
热度(65)

© 逗比的小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