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停止产出,所以别关注啦w
置顶有文章整理(灬ºωº灬)

【刀男】虐狗的万圣节

*cp小狐三日,髭膝,石青,微药宗(文里分段会提示(*´▽`*))
*匆匆赶出来的贺文QwQ
*手机排版
*私设有,比如短刀们极化后可以随意切换服饰,但是数据不变。

————————————————————

今天是万圣节。

审神者一大早就把4大太刀吵醒,带上他们和光忠就前往万屋采购。

“小判什么的!花!!”

难怪博多不回本丸呢,审神者。

……

“主上好像回来了,快点!”
“等……等等我……”
“小退,快点哦!”

短刀们飞一般地跑在走廊,某间茶房里头的老年人们不经意怀疑是不是地震了。

“今天是万圣节,也不怪他们那么高兴。”莺丸稳住茶杯,无奈说道。刚刚短刀跑过的一瞬间,放在桌上的茶差点就倒翻了……不亏是要上天的极化刀们。

“哈哈哈,万圣节又要到了吗?”三日月拿起盘子上的一串丸子,沉思了会,“还真是怀念呢。”然后优雅地吃掉了一颗。
 
 
去年,他应景穿了件狐狸的装扮。结果小狐丸喜欢的不得了,最后还被吃抹干净。而且他个人也不是很讨厌,所以有点期待今年的万圣节。

“万圣节……?”

“好像是一种节日,兄长。”其实也不是很明白·膝丸和髭切在上一年万圣节的时候并还没到本丸,自然没听到审神者在上一年的解说,不清楚也是应该的。

三日月望向里边的源氏兄弟,“是哦,西方的妖怪节日。”
 
  
“爷!!!!!!膝宝宝!!!!!”人未到声先到的审神者吼着大嗓门,粗暴地推开拉门,无视自家男人们各种奇奇怪怪的眼神,直径飞扑到三日月旁边。“这个!今年的装扮!”然后将手上其中一套衣放到他的手上。

“这是?”

“吸血鬼!不会穿的话可以让光忠帮忙(*´∀`*)我会期待晚上的!”审神者正了正坐姿,将一套衣给了对坐的莺丸,然后又拿了两套递给源氏兄弟。“这是你们的,哦对了,晚上记得带多点糖果在身边。毕竟晚上不给糖就能理所当然的捣蛋了。”

“好的。”“嗯。”

“那我就等晚上的时候啦(*´▽`*)有什么问题来问我!”

然后审神者又在几把刀各种复杂的眼神下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晚上——

【小狐三日】

“三日月,你好点了吗?”刚从晚上派对回来的小狐丸背着门内,将门关好。

傍晚时分,三日月临时说不舒服,并推拒想要留下来照顾他的自己。知道三日月不来的审神者可是伤心了好久呢……

不放心爱人,所以也没心情享受派对,小狐丸就干脆提前离开,回到房间照顾……人呢?

小狐丸:……三日月宗近!?!

不在!

找翻整间房间的狐狸紧张得想奔出去找人,然而忽然从背后环上来的双手十足吓了他一跳,紧接着三日月的声音便传入耳里。
 
 
“ Trick or treat?”三日月还象征性咬了咬狐狸的脖子。

“三日月你没事吧?”被咬了也无所谓的小狐丸转身将人堵在墙上,发现他已经换上审神者准备的吸血鬼装。

“没事,”三日月笑着揉了揉小狐丸头顶毛茸茸的狼耳。“我的小狐变成狼了,哈哈。”

“你这个人真是……”

“呐。”三日月忽然环住小狐丸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语。“小狐还没回答爷爷我的问题哦。”

只见狼人咧嘴一笑,“我选择Trick 。 ”将新月抱起往已经铺好的床褥走去。

“哈哈,小狐真是心急。”


“听说狼人满月的时候发情。”

“小心被我吸干血哦,小狐。”


【石青】

“主上……为什么我的是女装?”青江笑着问面前的审神者。如果看清楚点,你能发现他的眉正在不受控制的跳动着。而他现在穿着的是女仆装。是的女仆装,蕾丝裙底下凉凉的一点都不好受。

“唉?我不知道呢,不是我选的。我记得好像是……”

“我挑的。”身穿大白袍,带着无框眼睛,今晚角色是医生的石切丸不知何时走到青江身后,并温柔的掏出糖果打发走了前来要糖的短刀们。

“哦?没想到神剑大人对我抱有不洁的想法?”青江转身对着石切丸笑,还笑得很勉强,像是随时会揍人似的。

审神者:哪只想,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都做了,你还害羞个劲!

“不满意?”

“……你自己试试看?”

“你们慢慢我先走……”审神者体贴让出房间,合上门前还让他们别太过分。

“青江。”

“嗯?”

一个吻落下。
   
“万圣节快乐。”

“神剑大人接下来是要我问 Trick or treat吗?”被石切丸搂着,青江也不推开,反而抱紧。


原本伸手进口袋想掏糖果的石切丸没想到糖果正好没了。“已经没有糖果了。”

“那就只好捣蛋了。”青江和石切丸拉开一小段距离。他伸手将对方的无框眼睛摘下,眯起眼睛“今天让我在上面。”

 
听到要求的石切丸很苦恼,但立即想到前阵子主上说的什么骑乘式,他果断答应了。

偶尔要来些新鲜的,难道不是吗?

小剧场:
隔天腰酸到不行的青江:石切丸你学坏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髭膝】

“ Trick or treat! ”

将自己打扮成桃心女王的乱向髭切伸出南瓜篮,蓬蓬的短裙让他更像女生,然而他不是。

髭切摸了摸他的头发后给了几块巧克力。“啊真是的,髭切殿!皇冠会歪掉的!”乱推开髭切作乱的手,不满的嘟嘴。“不过谢谢你的巧克力,万圣节快乐!”说着就去找其他人要糖果去了。

“真是可爱的孩子。”髭切笑着目送乱离开,回头对上膝丸。“我们回去吧?”

“嗯……”

路上,髭切在前,膝丸在后。

看着兄长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膝丸好看的眉浅浅蹙了起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几次都想开口但开不了……。

和兄长要糖什么的……做不到啊……

“弟弟。”

“唉,兄长有事吗?”一直和天人交战的膝丸回神过来才发现髭切不知何时停下,而自己差点因为走神撞了上去。

今早,审神者给他们俩的服饰是一对的。膝丸扮演路西法,髭切扮演米迦勒,两人身后都有着灵力幻出来的六翼,审神者看了简直乐坏了她,张嘴就是说好。(之前看不到三日月装扮的伤心呢?)
 
  

虽然髭切平时都是一身白,但是膝丸觉得今晚的兄长更格外迷人,危险。
 
 
“弟弟有什么要说的吗?”显然的,髭切早已留意膝丸多次开口却什么也没说的小动作。

“……”依旧还在和天人交战的膝丸脑袋几乎死机一般,呆呆的望着髭切,也没回话。

膝宝宝OS:啊啊啊被兄长发现了怎么办?说还是不说?可是很羞耻啊————

来自场外的审神者:膝宝宝你只是要糖羞耻个毛线!!

见膝丸没反应,髭切也不气,反而更靠近他,在他耳边低语。“说出来吧,我的膝丸。”然后退开一步。

BOOM——————

“兄……兄长,Trick or treat ……?”

几乎蚊子般小声却被髭切清清楚楚听进耳里。他笑着从口袋拿出最后一块巧克力。然后在膝丸的注目下自己拆了包装扔进嘴里。“唉?!……唔…”

原以为自己又被欺负的膝丸在下一秒就被兄长吻了。渐融的巧克力在两人的嘴里留下甜腻的味道,即使巧克力没了髭切依旧不放过他,不断搜刮着他口腔内的每一处,直到他快窒息。

“好孩子。”

膝丸迷糊间似乎听到髭切这么说。

【微宗三】

“记着,千万千万不要去情侣的房间。”审神者叮嘱将要开始去突袭房间要糖果的刀们。

“为什么?”秋田不解的问,去年也没这么限定的……

“因为提前到了成人游戏时间。”药研替审神者解释道,如果不是一期哥的拜托,他估计也已经在放内和宗三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话说回来,最喜欢恶作剧的鹤丸殿居然不参加……”

“一期哥也不在……”

“咳,你们的一期哥和鹤丸有事情要忙,你们别担心。”审神者捂脸,惨痛样。“记着,别去情侣的房间。药研和厚记得记得别带他们乱敲门。”会被揍的,虽然他们机动没你们快。这句她没说出口。

“安心吧,大将,我们会看好他们的。”药研担保,厚赶紧符合。

“快去吧,万圣节快乐。”最后审神者给了每人一包糖,然后目送他们离开。

“药研,我们先去谁哪里?”

“三条的套房。”

“但是主上不是说了……”谁都知道这本丸最闪的就是小狐丸和三日月了,为什么药研还要去?

“我们没进去,只是发出声音的路过。”一脸正经的药研笑着说。我不好过,你们也想好过,而且加些情趣也不错啊。

知道药研在想什么的兄弟们:……

今年的万圣节也很热(nue)闹(gou)呢。

End

评论(1)
热度(189)

© 逗比的小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