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停止产出,所以别关注啦w
置顶有文章整理(灬ºωº灬)

【刀男/石青】段子:昙花

身着洁白浴衣的青江,手持深海般的扇,起舞在柔和的月光下。

他自如地摆动手中的扇,转,甩,开,合,曲,如妙笔如丝玄。

轻迈舞步,青丝飞扬,形成一个美丽的弧度,袖口生风。

舞蹈的动作潇洒干净,不失高雅。

“我从来不知道你会跳舞。”神无月归来的石切丸在来他们房间的路途中撞见了终生难忘的一幕,便安静地等待青江把舞跳完,也不打扰。

“只是把记忆重现一次而已…简直不堪入目对吧?”青江苦笑,以前看过这类的舞蹈,记忆也不是很清,只能大约把当时的舞姿重现,没想到就被看到了,那人还是石切丸。

“…很美,可以和我曾经看过的舞蹈媲美了。”石切丸走前去环抱青江,虽说是夏天,不过天暗下来还是冷的,穿着单薄的浴衣吹冷风,一不小心就会感冒,何况还是跳舞呢。

青江主动靠近石切丸的怀里,他体温偏低,而石切丸偏高,是他现在需要的。“被神剑大人夸赞了,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呢?”

“以后若有机会还想向你请教更多笑面青江的不同面。”

闻言青江也没立即回答什么,只是弯眸微笑着踮起脚以唇轻碰了面前这人的。

“好。”

石切丸闻言便阖起眸嘴角微扬,手更是用力搂着青江。

 

两人在萤火虫群中相拥而抱,而一旁的昙花正悄然绽放。

 

【昙花,今年开得更美了。】

【刀男/情人节Q&A】石青篇

↣小短

Q1  对情人节的理解?

石切丸:一个平常的日子。
青江:平♂常的日子。

Q2:巧克力或礼物?

石切丸:可以的话我希望是礼物。但是我并不认为青江君会送什么正经的礼物呢。【冷漠脸】
青江:哦呀,神剑大人是这么想的吗?至少正常的巧克力还是会做的哦?

Q3:在情人节当天,自己会在意对方有没有任何行动吗?

青江:啊啊,还能期待那个呆木头会有什么行动?
石切丸:很多行动。

Q4:请(对对方)说一句话。

青江:神剑大人不知今晚有约吗?
石切丸:正常点。【轻敲青江的头】
青江:……今天昙花一现,去赏花。
石切丸:嗯,但是你不许喝酒。
青江:神剑大人真是无趣呐~

【刀男/多cp】请同意我们在(jie)一(hun)起!

↣关于新刀的脑洞√
↣酷爱实装!求别限锻看脸,肝拿去……
↣多cp,注意哦 

小狐三日 

“岳父,请同意我们的婚事。” 

严肃的小狐丸土下座,身边的三日月倒是遮着唇,很愉悦的笑着。

正喝着茶的小乌·本丸最大·你们都是婴儿·丸懒懒扫了一眼来者,“为何。”

“因为……”从来没那么紧张过的小狐丸急红了(不知在哪里的)耳朵,喃喃自语了半天才断断续续吐出一些词。“因为……因为小狐喜欢三日月……” 

三日月看见小狐丸有趣一幕,也跟着附和。“嗯,我也喜欢小狐哦。” 

“哦。” 

再也没有下文。 

小狐丸懵逼。 

三日月嘴角弧度越来越高。 

见两人还没打算离开的意思,小乌丸挑眉,对着懵逼的狐球开口。 

“你们不是娃娃亲吗?难道你不知道三条宗近给你们定下了婚约?” 

小狐丸忽然好想将早已知道此事却不说的三日月就地正法。当然他不行,岳父在呢…… 

髭膝 

“父亲?没听说过呢。”髭切笑着说道,然后想到什么似的,指着身旁的膝丸,“弟弟倒是记得。”

“兄长……”髭切这番话无疑打动了膝丸,后者满脸感动,差点就来个飞扑。谁知,

“但是名字不是记得很清楚呢……”

一句话再次将膝丸扔进北极,没有毛病。

鹤一期

别看了。不会有结果的。

因为鹤丸一句话都还没说就被打飞出本丸。

冷漠脸的一期:“毕竟鹤丸在那位到来时就被留下很坏的印象。” 


烛俱利 

小乌丸:“孤僻对小孩不好。”

光忠:“我会多陪陪他的。”

小乌丸:“那就交给你了。”

光忠:“多谢父亲成全。”

被卖掉却啥也不知道,正在内番的大俱利:好冷……【拉了拉外套】 

石青 

“请将石切丸嫁给……”我。 

话未说完,便被人从身后捂着嘴,青江想也知道那是谁。那么(高)大,那么热(的衣服),除了石切丸还有谁。 

“抱歉。是他嫁给我才对。”石切丸笑眯眯地对着围观看好戏的小乌丸说道。 

然后杠起青江往房间走去。

以下不可描述。 

番外

“请父亲大人同意我和大包平……”

太爷爷你冷静点!!(°Д°)大包平他!!他!!……他还在阿官手里。

说着审神者扑通一声跪下了。


堀兼 

“原来你们还没结婚?”

小乌丸吃惊地回答。 

END

只是个脑洞别当真XD他的考古我还没仔细去看所以看看就好,娱乐娱乐(*´▽`*) 
因为还没实装所以性格什么的求放过QwQ,还有就是称呼……我觉得对小乌丸而言平安时代的是儿子,之后到孙子,以此类推(所以最小的是和泉守啦X3) 
喊岳父或是父亲什么的是我的恶趣味xxx

“话说,为什么都来问我?”来自我不是很明白孩子思想的小乌丸。

【刀男】虐狗的万圣节

*cp小狐三日,髭膝,石青,微药宗(文里分段会提示(*´▽`*))
*匆匆赶出来的贺文QwQ
*手机排版
*私设有,比如短刀们极化后可以随意切换服饰,但是数据不变。

————————————————————

今天是万圣节。

审神者一大早就把4大太刀吵醒,带上他们和光忠就前往万屋采购。

“小判什么的!花!!”

难怪博多不回本丸呢,审神者。

……

“主上好像回来了,快点!”
“等……等等我……”
“小退,快点哦!”

短刀们飞一般地跑在走廊,某间茶房里头的老年人们不经意怀疑是不是地震了。

“今天是万圣节,也不怪他们那么高兴。”莺丸稳住茶杯,无奈说道。刚刚短刀跑过的一瞬间,放在桌上的茶差点就倒翻了……不亏是要上天的极化刀们。

“哈哈哈,万圣节又要到了吗?”三日月拿起盘子上的一串丸子,沉思了会,“还真是怀念呢。”然后优雅地吃掉了一颗。
 
 
去年,他应景穿了件狐狸的装扮。结果小狐丸喜欢的不得了,最后还被吃抹干净。而且他个人也不是很讨厌,所以有点期待今年的万圣节。

“万圣节……?”

“好像是一种节日,兄长。”其实也不是很明白·膝丸和髭切在上一年万圣节的时候并还没到本丸,自然没听到审神者在上一年的解说,不清楚也是应该的。

三日月望向里边的源氏兄弟,“是哦,西方的妖怪节日。”
 
  
“爷!!!!!!膝宝宝!!!!!”人未到声先到的审神者吼着大嗓门,粗暴地推开拉门,无视自家男人们各种奇奇怪怪的眼神,直径飞扑到三日月旁边。“这个!今年的装扮!”然后将手上其中一套衣放到他的手上。

“这是?”

“吸血鬼!不会穿的话可以让光忠帮忙(*´∀`*)我会期待晚上的!”审神者正了正坐姿,将一套衣给了对坐的莺丸,然后又拿了两套递给源氏兄弟。“这是你们的,哦对了,晚上记得带多点糖果在身边。毕竟晚上不给糖就能理所当然的捣蛋了。”

“好的。”“嗯。”

“那我就等晚上的时候啦(*´▽`*)有什么问题来问我!”

然后审神者又在几把刀各种复杂的眼神下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晚上——

【小狐三日】

“三日月,你好点了吗?”刚从晚上派对回来的小狐丸背着门内,将门关好。

傍晚时分,三日月临时说不舒服,并推拒想要留下来照顾他的自己。知道三日月不来的审神者可是伤心了好久呢……

不放心爱人,所以也没心情享受派对,小狐丸就干脆提前离开,回到房间照顾……人呢?

小狐丸:……三日月宗近!?!

不在!

找翻整间房间的狐狸紧张得想奔出去找人,然而忽然从背后环上来的双手十足吓了他一跳,紧接着三日月的声音便传入耳里。
 
 
“ Trick or treat?”三日月还象征性咬了咬狐狸的脖子。

“三日月你没事吧?”被咬了也无所谓的小狐丸转身将人堵在墙上,发现他已经换上审神者准备的吸血鬼装。

“没事,”三日月笑着揉了揉小狐丸头顶毛茸茸的狼耳。“我的小狐变成狼了,哈哈。”

“你这个人真是……”

“呐。”三日月忽然环住小狐丸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语。“小狐还没回答爷爷我的问题哦。”

只见狼人咧嘴一笑,“我选择Trick 。 ”将新月抱起往已经铺好的床褥走去。

“哈哈,小狐真是心急。”


“听说狼人满月的时候发情。”

“小心被我吸干血哦,小狐。”


【石青】

“主上……为什么我的是女装?”青江笑着问面前的审神者。如果看清楚点,你能发现他的眉正在不受控制的跳动着。而他现在穿着的是女仆装。是的女仆装,蕾丝裙底下凉凉的一点都不好受。

“唉?我不知道呢,不是我选的。我记得好像是……”

“我挑的。”身穿大白袍,带着无框眼睛,今晚角色是医生的石切丸不知何时走到青江身后,并温柔的掏出糖果打发走了前来要糖的短刀们。

“哦?没想到神剑大人对我抱有不洁的想法?”青江转身对着石切丸笑,还笑得很勉强,像是随时会揍人似的。

审神者:哪只想,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都做了,你还害羞个劲!

“不满意?”

“……你自己试试看?”

“你们慢慢我先走……”审神者体贴让出房间,合上门前还让他们别太过分。

“青江。”

“嗯?”

一个吻落下。
   
“万圣节快乐。”

“神剑大人接下来是要我问 Trick or treat吗?”被石切丸搂着,青江也不推开,反而抱紧。


原本伸手进口袋想掏糖果的石切丸没想到糖果正好没了。“已经没有糖果了。”

“那就只好捣蛋了。”青江和石切丸拉开一小段距离。他伸手将对方的无框眼睛摘下,眯起眼睛“今天让我在上面。”

 
听到要求的石切丸很苦恼,但立即想到前阵子主上说的什么骑乘式,他果断答应了。

偶尔要来些新鲜的,难道不是吗?

小剧场:
隔天腰酸到不行的青江:石切丸你学坏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髭膝】

“ Trick or treat! ”

将自己打扮成桃心女王的乱向髭切伸出南瓜篮,蓬蓬的短裙让他更像女生,然而他不是。

髭切摸了摸他的头发后给了几块巧克力。“啊真是的,髭切殿!皇冠会歪掉的!”乱推开髭切作乱的手,不满的嘟嘴。“不过谢谢你的巧克力,万圣节快乐!”说着就去找其他人要糖果去了。

“真是可爱的孩子。”髭切笑着目送乱离开,回头对上膝丸。“我们回去吧?”

“嗯……”

路上,髭切在前,膝丸在后。

看着兄长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膝丸好看的眉浅浅蹙了起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几次都想开口但开不了……。

和兄长要糖什么的……做不到啊……

“弟弟。”

“唉,兄长有事吗?”一直和天人交战的膝丸回神过来才发现髭切不知何时停下,而自己差点因为走神撞了上去。

今早,审神者给他们俩的服饰是一对的。膝丸扮演路西法,髭切扮演米迦勒,两人身后都有着灵力幻出来的六翼,审神者看了简直乐坏了她,张嘴就是说好。(之前看不到三日月装扮的伤心呢?)
 
  

虽然髭切平时都是一身白,但是膝丸觉得今晚的兄长更格外迷人,危险。
 
 
“弟弟有什么要说的吗?”显然的,髭切早已留意膝丸多次开口却什么也没说的小动作。

“……”依旧还在和天人交战的膝丸脑袋几乎死机一般,呆呆的望着髭切,也没回话。

膝宝宝OS:啊啊啊被兄长发现了怎么办?说还是不说?可是很羞耻啊————

来自场外的审神者:膝宝宝你只是要糖羞耻个毛线!!

见膝丸没反应,髭切也不气,反而更靠近他,在他耳边低语。“说出来吧,我的膝丸。”然后退开一步。

BOOM——————

“兄……兄长,Trick or treat ……?”

几乎蚊子般小声却被髭切清清楚楚听进耳里。他笑着从口袋拿出最后一块巧克力。然后在膝丸的注目下自己拆了包装扔进嘴里。“唉?!……唔…”

原以为自己又被欺负的膝丸在下一秒就被兄长吻了。渐融的巧克力在两人的嘴里留下甜腻的味道,即使巧克力没了髭切依旧不放过他,不断搜刮着他口腔内的每一处,直到他快窒息。

“好孩子。”

膝丸迷糊间似乎听到髭切这么说。

【微宗三】

“记着,千万千万不要去情侣的房间。”审神者叮嘱将要开始去突袭房间要糖果的刀们。

“为什么?”秋田不解的问,去年也没这么限定的……

“因为提前到了成人游戏时间。”药研替审神者解释道,如果不是一期哥的拜托,他估计也已经在放内和宗三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话说回来,最喜欢恶作剧的鹤丸殿居然不参加……”

“一期哥也不在……”

“咳,你们的一期哥和鹤丸有事情要忙,你们别担心。”审神者捂脸,惨痛样。“记着,别去情侣的房间。药研和厚记得记得别带他们乱敲门。”会被揍的,虽然他们机动没你们快。这句她没说出口。

“安心吧,大将,我们会看好他们的。”药研担保,厚赶紧符合。

“快去吧,万圣节快乐。”最后审神者给了每人一包糖,然后目送他们离开。

“药研,我们先去谁哪里?”

“三条的套房。”

“但是主上不是说了……”谁都知道这本丸最闪的就是小狐丸和三日月了,为什么药研还要去?

“我们没进去,只是发出声音的路过。”一脸正经的药研笑着说。我不好过,你们也想好过,而且加些情趣也不错啊。

知道药研在想什么的兄弟们:……

今年的万圣节也很热(nue)闹(gou)呢。

End

【刀男】段子第二发

还是小段子(❀ฺ´∀`❀ฺ)ノ
有些有cp向
注意手机排版!

1.   石青,小狐三日
小狐丸:三日月调戏青江的时候不但被我抓到了,不远处站着依旧慈爱微笑着但明显气氛不对的石切丸也看到了……我是不是该抱着媳妇跑了再说?

2.出阵归来的大俱利
当你在听到“捉着那家伙!!”
那么下一秒你就能看到大俱利被扔进手入室了。
还会附带累瘫的一群人(刀)。

大俱利:让我一个人……。
刀们:给我好好手入!!【吼】

3.
如果说短刀们都是小天使,那么岩融不就是两米大胸的天使看顾者了吗……?
鹤丸:画面有些美,完完全全吓到我了。

【请自行脑补长着翅膀身穿希腊服饰的岩融以及同样长着翅膀飞来飞去的短刀们】

4.
审神者:出门修行的爱染回来了。……为什么我好像在哪里看过这身影在舞台上蹦来蹦去大喊大叫……?

【注:今年的盤舞节有一项表演是打鼓来着然后有个穿着真的很像爱染极化后衣服的人在周围蹦来蹦去一直喊口号……心疼他的嗓子。(๑ŐдŐ)b】

5.
刀。剑。乱。舞。
审神者:一群刀剑在乱跳舞——
刀男们:才不是!!!

6.老梗,髭膝
膝丸:兄长,这是什么?
髭切:膝盖?
膝丸:这个呢?【指旁边的丸子】
髭切:啊我明白了。……膝团?
膝丸:那是丸子不是团子啊(ノДT)兄长为何不按套路出牌!【划掉】……是膝丸。

7.
青江:枯藤老树昏鸦,
石切丸:烧麦烧酒鸡爪,葡萄饭团西瓜,薯饼鲍鱼龙虾,麻薯团子蛋挞……
青江:……

8,髭膝
审神者:真剑后的髭切和膝丸一左一右再加上一个按头小队长就真的是传说中的脸贴脸了。……然后鹤丸喜闻乐见被老羞成怒的膝丸打成重伤。

9.石青
今剑:昨日梦见青江极化。石切丸就说这不是很好吗?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很好,因为我梦见青江极化后左肩那白寿衣处一直飘着一只头发乱飞的女鬼而且还是贴身型……真担心石切丸的xing福。

END(?)

【刀剑乱舞/石青】学院短打(2)

↣石青篇,真·短篇
↣轻松向
↣学院,异能paro
↣第一次用手机发文不知道会有什么不同……QwQ

============================

多棒的天气啊。

明媚的阳光,寥寥无几的学生,美味的便当……放眼望去真是个不错的场景,提前是周遭没有一团团黑气在飘的话。

“青江,这个时候你应该在教室里。”石切丸垂眸,手一挥,原本飘在周遭的黑气便消失了。

“不愧是石切丸老师?”青江从不远处阴暗的角落现身,脸带微笑坐到石切丸身旁。石切丸睁开双眼偏过头去打量青江,然后皱眉,就像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你又动用了能力?”

“你猜猜?”青江头一歪,枕在石切丸的肩上,并不打算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
不过,他确实该好好睡一觉了或者让石切丸想办法让他休息。

“你啊……”不用说,一定是用了。石切丸抬起右手,顺了顺青江的头发,从手中散发出的光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青江吸收。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爱人可以睡得舒服点。许久,注视着青江疲倦睡颜值的紫眸慢慢暗了下去。

『不能再让你使用了……』

=============================

石切丸

老师,三条家长子。性格温和,与青江是恋人,对青江多次使用能力一事感到苦恼。
能力: 神力
【看都知道是什么啦】咳,净化一切,召唤武神,神的替身,有小部分预言能力。

笑面青江

高一班,幼时被抛弃在神社鸟居旁,好心的三条宗近将他带回家照顾。
能力:逐回
送行者,一切生物都能由送行者送往彼岸。一段时间内,超出使用限制的送行者需付出惨重的代价。

【刀男多cp】超短的小段子


一些小段子wwww

多cp请小心哦www



髭膝-因为短路导致一下子记不起的名字

髭切:说起来,弟弟好像没喊过我的名字来着……?

膝丸:因为直呼兄长的名字有失礼数。

髭切:那……如果是我要求的话呢?

膝丸:?!

髭切:喊一声吧,弟弟?

膝丸:……【OS: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兄长叫什么来着啊啊啊啊想不起来啊啊啊啊(各种混乱ing)】

髭切:?

 

最后膝丸落荒而逃了。

 

石青-关于冬天

青江:好烫啊……唔….嗯…啊 …  太棒了……

石切丸:……青江,那只是火锅。

 

鹤一期-

鹤丸:不久前主上带了草莓的种子让短刀们种到温室里,因为分不清弟弟们喊的是草莓还是自己而跑来跑去的一期还真是可爱呢。

 

烛俱利-

因为大俱利的一句“想吃咖喱”,本丸上上下下都被咖喱折磨了一个月。

 

小狐三日-对幼爷抱有非分之想之前请三思((啥wwwww

小狐丸:幼时初次见面的时候曾经被三日月极为“优雅”的揍了一顿。至今只要三日月拿起本体,我都会本能闪躲……

三日月:哈哈哈哈,小狐那时真是的,那么着急地想对爷爷我下手。

 

药宗-

一期:药研每次出阵归来都立刻消失在其他人的视线中,放心不了弟弟的我便偷偷跟踪他直到他进到房间内。等等?!…那不是左文字的房间吗?

房门内药研一个飞扑到宗三的怀里,并且给了他担心了许久的恋人一个吻。

 

END((超短的xxx

_(:зゝ∠)_下周末就把坑填一填好了

【刀剑乱舞】刀解与劫数

OOC,病(黑化)?

三条家中心

这脑洞来自基友,本来是很浅的脑洞但是被我挖深了X3

基友:你看啊本丸不是有很多传说中但现世木有消息的刀嘛?然后呢有一天上头确认某把刀只是传说并不存在,要求審神者(我们)刀解那把刀......

cp石青,小狐三日,岩今岩无差

有第一人称视角(一开始看不懂没关系接着看就明白系列o( ̄ε ̄*))

这画风第一次尝试,效果不好求轻喷.......


 刀解。

 
Ⅰ 
 
 
这就是最后一家了。 
 
『因确定薙刀,岩融,并不存在于世间,特此前来转达幕府的命令,请尽快刀解。』 
 
『会的。』 
 
这家的审神者比先前几家平静多了,我想应该是从别的审神者那里听到风声了吧? 
 
『就先告辞了。』 
 
『且慢,大人您奔波一天,想必十分疲倦吧?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在此过一夜,明早再回去复命可好?』 
 
『……那就不好意思,打扰一宿了。』 
 
如果那时我没留下的话,估计就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Ⅱ 
 
『房间准备好了。青江,给大人带路。』 
 
『是,是。这边请……』 
 
不知怎么,这付丧神的眼神好像怪怪的……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吧,所以我没怎么在意。 
 
这间本丸的审神者给我准备了单人房,笑面青江将我带到房间后就离开了,离开前我清楚听到他说了, 
 
『今晚是满月呢。』 
 
满月? 
 
为什么要在意那么小的细节? 
 
说起来房间角落有一坛酒壶,这房间原本是准备给谁的呢? 
 
身心疲倦的我没深入思考,白天给每家本丸传达信息后当然免不了一些接受不了的审神者各式各样的咒骂。 
 
这工作回去就辞了吧…… 
 
 
Ⅲ 
 
咿呀—— 
 
好吵…… 
 
咿呀—— 
 
门外的声音似乎没消减的意思,我被吵的无法继续入眠。 
 
我睡前没灭油灯吗? 
 
睁开眼的时候这问题从我脑内闪过。 
 
即使我多么疲倦,也不可能忘了灭油灯…… 
 
不对劲。 
 
不只是油灯,原本在角落的酒坛也被人移动过了。 
 
好奇的驱使下,我走近酒坛,想检查看看确保没问题我才能安心入眠。 
 
触碰到酒坛的瞬间,我感觉到有什么缠着自己——然后我动不了了…… 
 
 
“嚓——”血滴飞舞。 
 
『怨灵,斩除。』 
 
 
Ⅳ 
 
 
“啊——!” 
 
梦? 
 
如果是梦的话,太真实了,真实的不对劲…… 
 
我浑身冒汗,梦境里腰间的疼痛我隐约还能感觉到。 
 
被恐惧占据的身体在发抖,控制不了…… 
 
下意识往角落看去,酒坛还在,没移动过。 
 
我松了一口气。 
 
至少刚刚的一切是场梦,不是吗? 
 
『发生什么事吗?』 
 
忽然闯入的声音,让我吓了一跳。 
 
『没事……』 
 
『没事就好,我能进去吗?』 
 
『请稍等一会。』 
 
我赶紧压下恐惧,起身开门。 
 
门外,大大的满月下站着一个人,那名叫三日月宗近的付丧神。 
 
他笑着。 
 
 
倾国倾城的笑容迷着了我。 
 
 
『大人啊,被月亮吸走眼球的话可是要被野狐咬死的呢……』 
 
『什——』 
 
天狐食月。 
 
Ⅴ 
 
“啊!” 
 
再一次从被褥醒来,但这次我都不会相信是梦! 
 
如果是梦那就未免太巧合了! 
 
我碰碰撞撞跑出房间,即使是冬天,额上的汗却不断落下,就好像被火烧一般……① 
 
必须赶紧和这里的审神者说才行…… 
 
这里的付丧神确确实实想杀了我…… 
 
『大人这么晚要去那里?』 
 
?! 
 
跑!我的脑直接给我的身体下命令。身后天真的声音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近。 
 
『别跑啊,大人不陪我玩游戏吗?』 
 
回头一望,只来得及看见红光闪过,便撞上了一面结实的肉墙, 
 
那是……本该刀解的……薙刀…… 
 
 
 
那时我才意识到,这里的审神者不是冷静,而是早已布置了一切等着我的到来…… 
 
 



 劫数。 
 
 
Ⅰ·审神者 
 
收到要将岩融刀解的消息是在使者前来不久的事。 
审神者只是冷下脸,下令让近代青江侯着迎接。 
 
『因确定薙刀,岩融,并不存在于世间,特此前来转达幕府的命令,请尽快刀解。』 
 
『会的。』 
 
『就先告辞了。』 
 
『且慢,大人您奔波一天,想必十分疲倦吧?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在此过一夜,明早再回去复命可好?』 
 
审神者留住了使者,在一旁侯着的青江将视线往主上移去。 
 
那女生,微微撇头。 
 
注视着一切的青江清楚看到了她眼里的笑意,顿时明白了她在打什么主意。 
 

『……那就不好意思,打扰一宿了。』

 
看起来这使者不是一般的年轻啊。 
 
 


Ⅱ·青江

主上让我给使者带路。

『是,是。这边请……』

经过主上身边,她给了我指令。

『带他去‘那一间’。』

啊啊,这次主上要玩大的呢。

……

我根据主上的要求,将使者带到指定的房间。

既然任务达成,自然也不打算多留。

想起神刀大人今晚富有占有欲的怀抱,以及那与平时不同瞳色的艳红眼,我就只想赶紧回到恋人身边交流感情。

『今晚是满月呢。』

要是这般的暗示都察觉不了的话,那就是你自己太愚昧了。

满月即是逢魔之夜。


Ⅲ·石切丸

拥着青江小眠的他,缓缓睁开眼睛。

微微低头就能看见恋人在事后充满倦意的睡颜。


真可爱……


神刀大人贪婪的吸取着青江身上独有的味道,直到房间的拉门被拉开少许,灯光争先恐后照进室内。

“兄长,该行动了。”

“啊…知道了。”

拉开门的人将门关上,石切丸才依依不舍起身整装。

……

咿呀——

哦呀,已经松脱了吗。

咿呀——

石切丸慢步走着,他不急,让它们闹一闹也是好的,不然以后再也没机会闹了。

接近使者所在的房间,石切丸便开始隐藏气息。

步入房间,不出他所料,使者被从酒坛泄出的黑气围绕着。

原本暗下去的红瞳随着他拔出大太刀逐渐亮起,

“嚓——”一刀砍去,使者的身体一分为二。握刀的人丝毫不在意血液沾到自己,相反的,他用着平时温柔的笑容,低沉的音线说,

『怨灵,斩除。』

酒坛里装着的可是无数只小鬼呢。


Ⅳ·三日月


唔,有点冷……

在外廊侯着的三日月对双掌呼了口气。

这时候小狐在就好了……

闭眼的动作稍微抖掉了睫毛上的霜,正装虽复杂,但一点都不保暖。

“啊——!”

嘛,赶快完成就能回去了。

『发生什么事吗?』

三日月背对着门,抬头凝视着使大家感情变得敏锐的满月。

『没事……』

嗯…认为是场梦吗。

『没事就好,我能进去吗?』

语毕,他走下石梯,停留在池塘前。

『请稍等一会。』

同时也是门被打开的那一刻,被誉为天下最美的他转过身体,绽放出自认为与平常没什么不同的微笑。

即使是刀也是有迷惑他人的能力。

『大人啊,被月亮吸走眼球的话可是要被野狐咬死的呢……』

新月飘向对方的身后。


『什——』

一抹白影出现,没给使者说完的时间,直接一刀让头颅飞离身体。

窥视他新月的人,不可饶恕!

『小狐,太粗暴了。』

新月望着雪地上的红,微微皱眉。

『还不是因为你……』

说罢,眼还闪烁着危险光芒的小狐丸收起本体,迫切将三日月拥入怀中,

『三日月…可以满足我了吧?』

『嗯,那就稍微奖励小狐吧……』


Ⅴ·今剑


那家伙还没起身吗?好无聊……

今剑趴在横梁上昏昏欲睡。

“啊!”

终于清醒了。

小天狗眯眼,嫩舌舔了舔的下唇。

别让我失望哦,大人。

使者在血瞳的俯视下碰碰撞撞跑出房间,趴在横梁的人冷哼一声,跳了下去。

『大人这么晚要去那里?』

哎…真无聊,一点都不有趣。

『别跑啊,大人不陪我玩游戏吗?』

慢步都能追上……幕府的人还真弱……

小天狗撇嘴,逼近眼前不断奔跑的人,眼睛也和前几位一样越发越鲜艳。

终于要回头和我玩耍吗!…但是岩融就在前面……

嘛,想打岩融注意的人再有趣也不能放过。

今剑蹦着越过被砍成几段的尸体,很自然对着高大的男人伸出双手。


『都弄脏了……』

不悦。居然弄脏了岩融……

小天狗皱着眉将沾染岩融脸上的血舔去,岩融也任由他去了。

『走吧。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Ⅵ· 终


“回来啦~”

“辛苦了。”

岩融今剑回到三条配房,接客厅除了自家兄弟以外还多了位女性。

『呐,主上为什么不能杀了他啊?』今剑跳离岩融的怀抱,一蹦一跳至审神者对面。

那名女性不急不慢喝了口茶,

『他死了就没意义了。』

『为什么?』

审神者不再回答,左手的食指不断绕着茶杯口转。

『东西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妥当,完整放置在他的身旁。』石切丸一手环着依旧在睡梦中,爱人的腰,另一手不断缠绕着青丝,头也不抬回答。

青江是在石切丸刚回来的时候走出房间的。青丝飘散,腰间的衣带松落,铺满色气红印的左肩暴露在他人的视线下。

逢魔之夜让石切丸的占有欲大副增长,他二话不说上前就是将爱人困在怀中,用他的身躯阻挡来自他人的视线。

『嗯……等他醒来,就完事了。』审神者一直绕茶杯口的食指轻轻一推。

茶倒了。



刀劫 。


身着西装的男子双眼空洞,手持着长盒,犹如傀儡一般离开。

男子身上的怪异感让许多刀剑男士感到疑惑,短刀更是直接询问他们的主上。

面对短刀们的疑问,审神者只是笑而不语。 
 
待短刀们散去,她才收起笑容。 
 
『主上真残忍呢。』 
 
女性的眼球转动,天下五剑之最美不知何时端坐在审神者的右手边。抬袖遮唇,望向审神者的瞳里透露出狡黠的笑意。 
 
『你们不帮忙也是不成,不是吗?』坐在主位的女生收回视线,默许了不大的空间逐渐被他人无礼闯进。 
 
『到底都是三条的刀。』站在门边的石切丸闭目。 
 
审神者站起身,往岩融所倚着的方向走去。 
 
『惹火了可是不得了的哦~』今剑坐在高柜子上,晃着双脚,视线随着主上移动。 
 
被注视的女性停在名为‘岩融’的薙刀前,伸出手轻轻抚摸柱身, 
 
『多好的一把刀,就这么解了不就可惜了。』 
 
 
她接着说, 
 
 
『被‘杀’死了那么多次,估计他的精神报废了吧。』 
 


========================================


①这边采用台词的天狗火梗√

逢魔之夜并不是对所有的刀有影响√((说了也没事

至于使者手上的盒子,里头放着的是审神者制造一模一样的‘岩融’,沾上岩融本身的血和少许灵力来掩饰是仿刀的事实。

爷爷会说审神者残忍是因为凡是碰到这把‘岩融’的人都会重复使者的路,无限死亡,无限复活,最终精神荒废。

所以使者带出去的不是‘岩融’,而是‘诅咒’啊。

 


【石青】看电影时的小插曲

OOC

小短打(o゜▽゜)o☆

忽然的脑洞(o゜▽゜)o☆

石青无节操(/≧▽≦)/


========================================


 屋里未着灯。

黑暗中唯一的光源来自一架长方形的框,面着框的人们十分安静,紧张,仔细一看还能看到一些在瑟瑟发抖。

长方形的框发出了让人害怕的恐怖音效,忽然!!!


门被拉开,一只极像是长方形框内恐怖人物的红瞳闪耀着邪魅的光!


“啊——!!”几乎全员处于神经紧绷状态下的短刀们都给予了这不速之客高贝分的尖叫以示欢迎。

在美妙高呗分的尖叫声下,笑面青江不得不用双手盖着自己的耳朵以免被尖叫声摧残虐待。


虽然已经被摧残了,但我们忽略就好。


‘啪嗒’一声,房间内的灯被打开,吓慌的短刀们冷静下来看清来人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发出抱怨声。


“什么嘛原来是青江桑啊……”
“吓死人了……”
“呜呜呜QAQ……”

“在看什么?”随后因机动过慢才缓缓跟上来的 大众老爹石切丸好笑的望了一眼依旧捂着耳朵,蹲在门口的青江,抬头询问被吓得心有阴影的短刀们。

“一个叫贞子的电影!”
“好可怕……”
“就是就是!比检非使可怕多了!”
“嗯嗯!”
“真是的……不敢睡觉了啦!”

短刀们七嘴八舌的附和着,终于缓过来的青江站了起来,但感觉并不是很好,他似乎还能听见回音在耳内打转——

“青江桑也真是的居然闯进来!”

“抱歉抱歉。”吓这群不睡觉的短刀并非青江的本意,他只是不小心闯进来罢了,刚好刘海没遮好另一只眼所以才无意间吓着他们……“需要我斩除吗?特别服务哦~?”说着,青江露出了狡黠带点色情的笑容。


一直被堵在门口的石切丸挑眉,“哦呀,灵刀大人难得的特·别·服·务,我怎能能错过了呢。”


青江一僵,心里吐了句“我居然把这大个子给忘了……”然后脸上就一副生无可恋,楚楚可怜的转头对着石切丸说“神刀大人那么强大,应该不需要我的特别服务吧?”


以下是眼神对话↓
『我很期待灵刀大人的服务哦。』
『别想,还疼着呢!』脸红。
『刚刚可是青江你自己说的,不可反悔。』
『我是对着短刀们说的!』
『但是你没指定对象。』
『……石切我以前觉得你很木头脑袋,看起来是我错了。』
『如果这是赞赏的话,我接受了。』
『……(╯' - ')╯︵ ┻━┻ 』
『别摔桌子,摆好它。』
『……┬─┬ ノ( ' - 'ノ)』
『乖。』

↑上面四句什么鬼!划掉!

“青江桑能斩除贞子吗!”
“石切丸桑也行吧?”
“帮我们嘛!”
“拜托!”

“是,是。让神刀大人为你们消除恐惧吧~”完全把工作推给石切丸的青江,明明是你先说要安抚他们的好吗?!

“……真拿你们没办法,那就简单的为你们消除恐惧吧。”石切丸无奈一笑,短刀们立刻感激的扑上去。虽然石切丸一一接住了,但在他前面的青江就不一样了,他的身躯都快被扑倒,可见短刀的打击还是不错的。

电视机里的电影依旧播放着。

窝在角落的审神者各种心理腹诽,你们想过贞子的感受吗?!乱乱砍!很无辜的好吗!?
于是越吐槽越心里不平衡,下意识对刀们散发出怨念,脸部表情简直和电视机里的贞子完全神同步。

“你们知道我有个小名叫贞子吗。”



小剧场:

青江:既然主上名叫贞子,那砍了也没事吧?当做消除怨灵?

石切丸:是这样没错,但是主上是主上,我们还是必须尊敬她。……即使是贞子。

审神者:……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

不过小名这事是真的_(:зゝ∠)_

【刀男全员】惩罚游戏——石青

OOC预警ヽ(✿゚▽゚)ノ

这个文是和基友联合写的( ̄︶ ̄)↗((所以不知道几时会有下一章

因为她不会开头所以让我来了xxx((虽然我也开头废QAQ

约好写石青和髭膝,但目测会有很多cp高调秀恩爱( ̄┰ ̄*)

这篇主要是石青

老梗,看看就好(ノ*・ω・)ノ没有很帅的爹和青江,爹也没说那几句话W( ̄_ ̄)W

小学生文笔(ノ*・ω・)ノ有审神者狂刷存在感√

请温油吐槽(づ ̄3 ̄)づ╭❤~么么哒

以上OK就开始吧( ‵▽′)ψ


==========================================


 夏天夜晚,清凉的风吹舞着嫩叶,星光般的萤火虫聚集在湖边,然而——


拉门内的世界根本和外边的美景丝毫扯不上关系!(╯-_-)╯╧╧

先不说空气中既带着淡淡的酒味, 各色男人刀劍男士们卸下白天出阵持有的气魄,对着桌上的佳肴就是大吃大喝,何有优雅之谈!?……额,还是有几把平安时代的刀保持着优雅的体面的,比如三日月,坐姿端正坐在小狐丸旁边,和平常一样哈哈哈着准备用筷子给小狐丸的白发绑个……咦?

“卧槽!Σ(っ °Д °;)っ爷爷爷爷爷放下你手中的筷子!那不是梳子啊!!”
“喝酒组酷爱放下酒,还有小孩子在呢!ヾ(。 ̄□ ̄)ツ”
“鹤丸你再作死下次被数珠丸吊打的时候我可不会救你 !”
“QAQ心累啊——吃顿晚饭我容易么!?”
 
以上,皆是审神者的喊话。
但几乎没什么效果就对了(๑ १д१)

“看你们那么有精♂神,我们来玩游戏吧?”晚饭接近尾声,半身无力趴在桌上的审神者冷不防扔出一句话,原本混乱至极的空间顿时安静无比,刀劍男士们都往自家主上望去。

看刀男们都安静下来,审神者歪头,思考了会,补充“成人级的,短刀自个儿玩去。”

“唉~?!”

“为什么?!”

“狡猾!我们也要玩!”

“就是就是!”


对于短刀们发出的不满声,审神者只是抬头,将视线放在一期等弟控的刀身上。“确定要让短刀玩?青江在哦?”这时候当然是要推青江出门啊!( • ̀ω•́ )✧


“什么啊……难道我魅力那么大吗~?”爹快上!按着青江!……的嘴。


无需多言,好哥哥们立刻动身将短刀们带走,不理会抗议声那种。
哦对了,其中一期江雪宗三明石乘机溜了出去,美言曰担心弟弟但实际上是不想玩,数珠丸说什么念经的不参加,太郎带着喝醉的次郎回房,日本号啊这些喝醉的刀都走了,岂可修!难得我想玩游戏!ヽ(≧Д≦)ノ 
 

“主上想玩什么游戏?”


“啊……鬼捉人。”停顿,随之想起什么,猛地拍桌“说了是成人级了,当然是要来些特别点的!”不等刀男们有时间反应,审神者让光忠拿了些卡牌大小的纸,并让他派发给在场的每一位一人两张。


确保每人都拿到了纸后,出主意的人晃了晃手上的卡“在上面写下惩罚吧,之后输掉游戏的人要从中抽取一张。不必写上名字。”然后自个儿拿起马克笔快速写下了丧心病狂的惩罚。有些刀男们面面相觑,不知写什么,有些则是和审神者一样很快就写完了,想也知道是哪一些刀(´⊥`*)


“规则是这样的,首先人要选定一个位置,当鬼转圈完毕就不能移动。鬼要在蒙眼的状态下捉到一个人,并且通过触摸猜出被捉的人,如果猜对了,那被捉的人就输了,并且要在你们刚刚写的惩罚卡当中抽取一张,执行卡上的惩罚……”


“啊……”这是某个角落对于自己写的东西不够好玩的刀发出来的怨念声。


“相反,如果猜不出来,那当鬼那个就要自己抽惩罚卡。还有就是下一场的鬼是上一场的鬼指定的哦ヾ(*ΦωΦ)ツ”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没兴趣……”
“只要是主命。”
“偶尔放松也是不错的选择。”
“那还有疑问吗?没有就开始咯ლ(`∀´ლ)还有帮忙把桌子什么的移到角落去,免得扑街。”
“没有呢。”
“嗯嗯,开始吧。”
 

“那就从近待开始吧( ´•ω•`)”

“啊啊,我先吗~?”

“是的就是你( ◞•ω•`)◞快给我从爹的怀里滚出来。”岂可修我想扑都没得扑呢真是的,不对重点不在这里!青江你居然高度秀恩爱你的节操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狗眼啊(´°̥̥̥̥̥̥̥̥ω°̥̥̥̥̥̥̥̥`)


“是,是。”青江从石切丸的怀中起身,当然了他顺手摸了把神刀大人的胸才离开的。“青江!”

“摸一下也不行吗,神刀大人~”青江接过光忠手中的黑布,对着石切丸来个回眸一笑再将黑布绑上。因此他错过了许多刀内涵很深的笑容。

“原地转十圈,趁这个当儿其他人快移动。”审神者不知何时移动到角落的桌子堆旁,给自己倒了杯茶,悠闲地坐在那里喝茶。

一个用餐的地方不小,总面积有手合室那么大,足够30多位刀男三三两两分散开来。

十圈很快就转过,青江先是站定等晕厥的不适散去再开始侦查。因为

失去视力的缘故,其余的感官变得比平常敏感,加上作为胁差的他,侦查能力也算得上是本丸里一等一的好,这游戏对他而言简直如鱼得水。

“小狐……”

“嘘……”

“啊……”

“兼桑……”

各种零零碎碎的话被青江听在耳里,其他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开始小声隔空谈起天来,暴露自己的位置。

“青江还不打算捉人吗?”

主上催促的声音,在右上角。

“哈哈哈……”

三日月桑的声音……好近……

“大家小声点吧?”

光忠君……

大约推测完毕后青江缓缓向左边走去,很巧妙的避开所有能捉到的人,直到那位的面前。

“嗯……让我猜猜这是谁~”这是愉悦的上翘声!审神者打赌一匹青毛!

那人和青江有着很大的身高差距,也不知道青江是有意还是无意,双手的触摸不但缓慢,而很暧昧,万恶的手更是有往下滑的征兆。

被触摸的人像是无法忍受青江大尺度的摸法,最终出手抓着了那双奸细却富有力量的手。

“哦呀哦呀,神刀大人已经按耐不住了吗?”还是那般欠揍的语气,周围的人都发出了失望的声音,审神者是最大声那个。

当然啦!还想说会看到【哔——】然后【哔——】再【哔——】……咳,我什么也没说(´⊥`*)我们继续。

“青江,所以你的答案是?”

“石切丸啊,那么大除了他还有谁呢。……我是说身躯哦?”说完便将黑布扯下,马上入眼的是石切丸无奈又没办法的脸。

“爹快来抽一张吧(*`▽´*)”谋划已久·等的就是这一刻·审神者将卡牌都洗了一篇,石切丸走到主上面前挑了一张,身旁的青江还在念着“今天石切丸的运气可是大吉啊”之类的话。

将卡翻开,中间狂野的字体出卖了写字的主人。“哦呀,代班一周的马当番。”

“比想象中的简单呢……”期待有什么惩罚结果因为石切丸运气好而失望的青江语。

“小狐丸那是你写的对吧ヾ(。 ̄□ ̄)ツ”

“是的……”那些马很恐怖啊QAQ为了我的毛发没办法了!

“嘛,就这样吧,这周的马当番爹代替小狐丸,青江选下一个倒霉鬼!(¬д¬。)”审神者一拍桌,定案。只见青江抹起玩味的笑容,慢慢扫过在场的每一位,最终停留在不明显一处。

“那……光忠君,拜托了哦?”

 

TBC


那下次见噜~o(〃'▽'〃)o

© 逗比的小岚 | Powered by LOFTER